2020年3月16日

瀑布遊





Lombok有個全印尼第二高火山Rijani,行四日三夜登頂可看蔚藍的湖泊,但兩年前因為山泥傾瀉而封閉,要待今年四月重開。火山山腳遍布許多瀑布,我坐個半鐘車尾去到一個遊客中心,入場費包官方電單車司機一位,因為由入口到瀑布要穿越路途崎嶇的森林,我在嶙峋的石路顛簸了十多分鐘,終於來到Lombok大名鼎鼎的瀑布Benang Stokel。

這個瀑布猶如一個花園中的水簾,三壁瀑布在翠綠的懸崖一瀉如下,但茂密的樹林分成上下兩層,瀑布穿過中間一層樹叢灑下。我的Canon相機無法拍下如此廣闊的視野,唯有出動廣角的GoPro。瀑布之下有幾層台階,有個大叔不斷擇野草,瀑布最底是幾個水池,遊客本可以在這兒嬉水,但這個瀑布的水實在太凍,小女子也不敢跳進池中。

電單車司機把我載回遊客中心,由這兒可以走路到另一個瀑布Benang Kelambu,沿途有隻惡馬騮向我惡形惡相,見我有個司機在旁不敢上前,卻上前兇一個鬼妹遊客。這個瀑布的風景沒之前一個漂亮,但這兒的水溫暖得多,於是我脫剩泳衣跑到瀑布下,有雙法國夫婦本來只斯斯文文看風景,又學我脫掉衣服玩水。我的司機應該不夠廿歲,在泥巴上寫了女友的名字。

我這個印尼旅程由二月中武漢肺炎陰影下開始,本來是去參加一個無法改期的一星期潛水團,但一星期後又樂而忘返,結果玩勻整個Flores和Lombok,直至被傳召回港做訪問,前後總共三星期。我最後兩天開始在印尼找口罩,誰知大大小小的藥房和百貨公司通通缺貨,輪到意大利的疫情急轉直下。一個獨裁國家隱瞞疫情要全世界埋單,怎能不祈求天滅中共?

2020年3月14日

學生妹模特兒





我坐Hostelworld訂了Matram的床位,旅館老闆以為我來自大陸,在電郵要我報上過去兩星期行程,我才曉得原來印尼不單禁止大陸人入境,連意大利人、南韓人和伊朗人也在禁制名單上。中共和世衛害到全球雞毛鴨血,印尼的旅遊生意一落千丈,我住的民居三人房只有我一個,全屋的木雕傢私漂亮得令我拍案叫絕,難怪很多人會來印尼買傢私。

城中最著名的景點是2016年建成的回教寺,綠色與金色的圓頂頗是可愛,但我自從在伊朗看過美艷絕人的回教寺後,真是任何回教寺都給比了下去。守衛給我一條長裙進去參觀,但去年的地震令天花有點剝落,遊客本來可以爬上全城最高的宣禮塔,可是我來得太早還未開放,連附近的咖啡店也要九點開門,想不到這個城市這麼晏才運作。

印尼很多城市如Labuan Bajo十分庸俗,Matram起碼井井有條,馬路清潔。不過印尼更漂亮的地方都在郊外,我坐電單車去附近的印度廟Pura Lingsar,沿途都是青蔥翠綠的梯田。電單車司機見我不斷拍人家耕田,不斷問我香港是否沒有農田。有輛車頂堆滿竹藍的小巴駛過,女乘客迫得半個身子在車外,電單車司機見我拍照又問香港是否沒有小巴。

建於十八世紀的Pura Lingsar廟宇有回個神社,各自面向印尼的神山。河花池的鰻魚也是印尼人的聖物,信眾有時給牠們餵烚雞蛋。有班學生妹對住鏡頭花姿招展,我走過跟她們合照,大家馬上問我要Whatsapp號碼,要求我立即把相片傳上,阿始說我活像一個帶學生旅行的印尼教師。



2020年3月13日

漁民的生活






Gili Islands的潛水鼎鼎大名,但據說 去年一場地震令珊瑚盡毀,我好奇地震後的海底世界怎麼樣,潛水公司知我剛在科莫多島潛了一星期便說:「珊瑚一定不像科莫多島漂亮,但還有很多魚看的。」我在Gili Meno潛了一轉,科莫多島的海底世界五顏六色,這兒少了珊瑚變得光禿禿,魚蝦蟹無遮無擋反而更易發現,連藏身洞裡的巨型八爪魚,因為沒有珊瑚遮擋跟我互相對望。

三個Gili小島中以Gili Meno最細又最靜,大家形容是蜜月勝地。小島中間的湖泊有條木橋相連,我走到一半才見中間斷了,萬一丟在湖中也不知有誰會來相救。這兒另一個景點是海龜庇護場,義工把在沙灘上暴曬的龜蛋帶來孵化養育,等小龜長大了才放回大海。有個女人擺檔賣椰子油和蘆薈,我買了一支滿滿的蘆薈肉,之後飲果汁時把蘆薈加進去。

但我覺得Gili最好的風景是漁民的生活,兩個男人在沙灘造木船,有個細路在海邊洗擦叔叔的魚船。很多漁夫站在大海之中釣魚,水深到自己的胸口,我想起射雕英雄傳裹保護段皇爺的漁夫,也是這麼站在河中間釣魚。有個村民剛從Gili Air開船回來,把船上幾箱Bintang啤酒搬上岸。只恨我的印尼文廢了武功,無法跟這些漁民暢所欲言。

印尼正值雨季和武漢肺炎,旅遊業簡直受到重創。我上島時經過一間潛水店,鬼婆老闆堆滿笑容出來迎客,向我推銷港幣七十蚊的浮潛活動。其實我身上已穿泳衣,只是我已在Gili Meno潛了一回,但海底世界跟科莫多冇得比,就不想再花錢去浮潛。誰知我晚上無意之中發現Gili Meno還有個潛點,藝術家在海底放了人像雕塑,拍出來的相片十分有型,可惜我翌日要離開了。

2020年3月12日

別再做牛做馬







我坐大半個鐘船去Gili Trawangan參觀,據說背囊友晚晚在島上歌舞昇平,但我由落船開始只覺十分冷清。我爬到山頂想看風景,但景色都給樹林遮蔽,小貓小羊應該覺得我是稀客,不斷跟在我後面觀察。等我落到山腳又發現民居,用木和茅草建成的小屋有型有款,居民在村內開了馬厩,馬兒好像不怕人走來嗅我。人家說Gili Trawangan是派對勝地,但我覺得很清幽舒服。

誰知原來我出發太早,等我走回碼頭已是中午時分,鬼仔鬼妹穿着泳衣大搖大擺走過,也不顧人家的清真寺就在旁邊。路邊的酒吧用泳池招徠,客人可以坐在水中吧櫈飲酒,大白天的音樂已經轟轟作響,晚上肯定更加紙醉金迷。我十幾年前經過布吉Patong和峇里Kuta,被這類庸俗酒吧嚇得速逃 。我慶幸自己挑了Gili Air住,不過也乘機做了一個鐘全身磨沙,盛惠七十蚊港幣。

我由科莫多島開始沒見過一個亞洲遊客,但Gili Trawangan到處旅行團,十幾廿人穿同一件恤衫踩單車經過,連潛水店都人頭湧湧。嬌小的Gili Air可以走路環島遊,Gili Trawangan則要靠馬車代步,四個印尼人各帶件行李箱坐上馬車,馬兒在列日當空之下,連馬伕要載五人四篋。每次有馬匹在我面前跑過,我忍不住目送牠的身影唸觀音心咒,你們下世不要再做牛做馬。

話說我去年在巴拿馬一個小島初認識一雙意大利德國情侶,那個小島要轉機轉車再轉船才到。Gili Trawangan也要轉機轉車再轉船才到,我翌日居然收到這雙情侶的短訊,原來他們也準備到Gili Trawangan,我們仨只差一天便在這個島重逢。我獨遊印尼三星期,每天都跟新相識的朋友玩個不亦樂乎,鐵板神算說我出門遇貴人,我相信自己可以一生一世旅行下去。

2020年3月11日

Gili島上島






兩個法國仔回家之前去峇里磨三天,但我對峇里真的很厭倦,決定飛到峇里附近的Lombok島。Lombok島跟峇里面積相約,附近又有鼎鼎大名的三個Gili小島。一個人遊印尼的好處是,周街可以截電單車司機,我孭住背囊坐電單車尾到了碼頭,要煩的是到底去哪個Gili 小島好。最大一個是派對勝地,最細一個是蜜月天堂,我挑了靜中帶旺的Gili Air。

這個島由最南走到最北約需半個鐘,我烈日當空孭着背囊找旅館,小島風景好像我在中美洲遊過的好多島嶼。村民踩單車走過,馬車取代的士,有班細路在足球場踢波。我的青年旅館有個巨型泳池,我訂一張床位他給我一間房,私家露天浴室讓人沖住涼睇星星。小島中間有座回教寺,清晨五點播起誦經聲,四方八面的公雞隔空高呼,有幾多香港人還記得被雞啼吵醒的滋味?

我花十幾蚊港幣租了半日單車,一路環島一路比較潛水店價錢。碼頭旁邊的咖啡店成為遊客集中地,那些侍應工作途中會聞歌起舞。有天我坐在咖啡店寫稿,侍應貪得意溝了杯綠茶咖啡凍飲,然後把整杯送給我試味。我跟旁邊的荷蘭仔和德國妹聊到黃昏,咖啡店明明六點閂門,但侍應說這麼高興不要走了,着我們去士多買兩支白酒來,幾個人把酒傾到天黑。

我聽聞島上有間一流Pizza店,不論食材和製法都很地道意大利,第二天我在咖啡店遇上那位年輕意大利老闆,上前讚他的Pizza很出色。他的店開了三年,幾乎天天在店內坐陣,三年來只回過意大利一次。明明我打算臨走時再幫襯一次,但一頓印尼菜晚餐只需廿蚊港幣,一頓意大利菜要七十蚊,我最後為慳錢沒有去,其實我最想食簡簡單單自己煮的家常清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