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4月26日

家庭樂





我做了一個朱古力撻賀後父生日,誰知外婆朝早也來過賀壽,荷蘭仔媽媽說:「外婆成朝提住你,問怎麼今次見你咁少。」我們再去探外婆,外婆要我下次乾脆住她家,叫我不如帶我媽來荷蘭,說我和荷蘭仔的混血仔女會很漂亮。

話說我們從蘇格蘭歸來那天,荷蘭仔跟阿媽傾了一個鐘電話,詳述旅途種種經歷。我說:「我唔識男人會同阿媽傾一個鐘電話。」他答:「我和阿媽見面不多,我覺得自己傾得太少。」這天燕豪芬大戰阿積士,荷蘭仔去老竇家裡一起睇波。

荷蘭仔這兩年來除了跟我旅行外,就是跟阿哥細佬飛去某個城市渡長周末,全程都是三兄弟不斷飲酒作樂,把滑稽照片傳給在荷蘭的家人。不知要積來幾多善業,才能生於一個如此和諧親密的家庭,我偶爾參與他們的家庭聚會已經覺得萬幸。

荷蘭仔跟我去聽達賴喇嘛講座又去閉關禪修,他常感激我令他成為更好的人,我總是答是他啟發我帶阿媽旅行。與其羡慕別人家庭幸福,不如自己當下勞力,因為今天的善因將是來生的善果。我覺得跟荷蘭仔這樣互相提拔,比甚麼廝守承諾更加動人。


2017年4月25日

二手店






荷蘭仔的家附近有家二手店,賣衫褲鞋襪傢俬廚具,一件漂亮大褸才五十蚊港幣。話說去年我比他更早一步發現這家二手店,揚言從此不再在香港買新衫,於是每次來荷蘭都去巡視一下,結果每次收鑊都比上次少,因為我真的提不起勁睇衫。

這天荷蘭仔帶我去發掘其他二手店,有家兩層高的店還賣油畫、單車和健身器材,梵高麥田畫盛惠港幣百二蚊,我掙扎了一會才把它放下。試身格的簾布用舊牛仔褲縫成,我覺得這種物盡其用太有型,比起高級名店可愛得多。

我們去露營用品店shopping,家庭帳篷大得可以分隔房間客廳,夠在野外住上一個月。荷蘭仔家裡有齊露營器具,那個野外煮食爐用了廿年,他說下年真要去蘇格蘭紮營的話,有個堅韌帳逢便無懼風吹雨打,而我已經幻想露營食譜。

我們去Happy Italy食又平又正宗的Pizza,對面開間擺滿各國美食攤檔的餐廳,食客坐一整天也不會被趕。收入不高的荷蘭人多在家煮飯,荷蘭仔一個月才上一次餐廳,人們放假不逛商場去踩單車。一個不重物質享受只求心身愉快的地方,才是真正的享受人生。



2017年4月24日

住家男人





我們從荷蘭帶來兩個食物盒,每天準備好午餐才出門,有時是意大利粉沙律,有時是印尼加多加多沙律。如果某天我們想吃三文治,就由荷蘭仔動手,他只要以十隻指頭輕輕按麵包,就知是否新鮮出爐。我們從荷蘭帶來芝士,就是為了做三文治。

我們回程要在蘇格蘭留兩晚,我找到一位Couchsurfing女主人,她開宗明義說只待客一位,但我這種揸筆搵食的人深信文字會打動人。我給她寫了一個信息,力陳自己廚藝了得兼有荷蘭仔清潔,結果女主人真的破例讓我們入住兩晚。

女主人來自英國,因為嚮往兒時郊區生活,一個人搬到蘇格蘭Galashiels。她用柴火取暖,種滿蔬菜和香草,我用她家裡的京葱和南瓜做了意大利飯。荷蘭仔每天出門都執床,好讓女主人進來在書桌工作,我煮好晚餐他便清潔廚房。

我們的車經過一星期風車雨打沾滿泥濘,荷蘭仔決定去洗車,一來以免租車公司乘機罰錢,二來他說:「借人嘢要原貌還給人。」他洗完外殼再為車廂吸塵。其實我們頭兩天付錢住Airbnb,他每天出門都執好被鋪,這個住家男人好可愛。

2017年4月22日

探索通行證





我們花三十二鎊買個探索通行證,五天之內可以任選三天免費看景點,最終於我們看了兩個城堡、三個修道院,精打細選的荷蘭仔說各人賺了八鎊。每個景點的票務職員都會跟我們吹兩咀,蘇格蘭人真是友善得令人好想再去。

荷蘭仔最喜歡的是Jedburgh修道院,四壁佈滿羅馬拱門的修道院缺了天花,詭秘得像達文西解碼,我們輪流爬到高處為下面的人拍張跳高照片。但我最喜歡的卻是藏在森林中的Dryburgh,我們坐在最高的石牆上眺望遠方傾閒計。

我們開車穿梭每個景點時,沿途兩旁都是農場,數目眾多的動物對人丁單薄的遊客探頭觀看,倒像是我們才是籠裡的動物一樣。荷蘭仔不知怎麼好迷雉雞,每次看見老友都要停車觀賞,他最恨雉雞會展翅飛翔,奈何牠們嚇慌了才會飛。

荷蘭政府在公路之上建起天橋,讓公園的動物安然過馬路,但蘇格蘭的動物沒有這等福氣,公路上有許多被撞死的雉雞和野兔。荷蘭仔忽然懺悔,說十幾年前在荷蘭撞死野兔,他聲音有點顫抖說很心痛。我想可能是以前的魯葬,培養成他今天對動物的慈悲。

2017年4月21日

血腥城堡





我們上年沒好好遊過蘇格蘭,這次決定探索南部的邊境省份Scottish Borders,幾百年來英國和蘇格蘭在這片土地上征戰不休。米路吉遜在《驚世未了緣》飾演蘇格蘭革命英雄William Wallace,我們開車去看英雄雕像,誰知雕刻功夫極差。

蘇格蘭的城堡多得如香港的土地廟,但以在跟英國接壤的Hermitage Castle最血腥。建於十三世紀的城堡一直成為兩方爭奪之地,戰俘在這兒活活餓死。有次瑪麗皇后的情人在這兒征戰負傷,伊人騎馬三十公里趕來探望,結果累到病重。

我們開一個鐘頭車來到,四周只有一望無際的草地,終於看見遠處蕭瑟城堡,前方綿羊低頭吃草。城堡四周的草地如波浪起伏,荷蘭仔坐在長椅上享受陽光,對這個景點讚不絕口。我們走時才來另一個遊客,我笑笑口跟他說:「You have it all now.」

蘇格蘭出過許多著名文學家,十八世紀詩人Thomas Scott常在山頭看風景,此地稱為Scotts View。伯伯跟坐輪椅的婆婆來這兒談心,讚美今天真是風和日麗。我們望着翠綠山巒吃三文治,荷蘭仔說:「這是我看過最美麗的午餐風景之一。」
此小工具發生錯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