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9月24日

我的旅行兩寶





Adam負責開車,阿淳以Google Map引路。Google Map在城市極之好用,可以顯示咖啡店等營業時間和評分。我則以郊外之寶maps.me輔助,那回靠它在阿曼的沙漠返酒店,這天在Pafos參觀廣闊 的帝王墓,Google Map只顯示售票處和博物館,maps.me卻顯示七個帝王墓和連接的行人路。

這些地底古墓建於希臘化和羅馬時期,像蜂巢一個接連一個,有點似我在西西里看見的上山陵墓。當年塞浦路斯人深受埃及文明影響,相信先人應該擁生前一樣的屋苑,這個古墓雖不分階級,卻因規模宏偉而稱為Tombs of the Kings,有座小山丘堆滿許多小石塔,Adam和阿淳也去疊了兩個。

我們要從岸邊開車往塞浦路斯中部山區,沿途會經過Lonely Planet讚頌的Kykkos Monastery,但Google Map卻留下兩位網民的劣評,還嘲諷只有老人家才喜歡如此景點。這個十一世紀拜占庭帝國修道院都是金碧輝煌的馬賽克,我們坐在中庭的陰涼處,研究起東正教和拜占庭的歷史。

中部山區遍布許多世界遺產小教堂,Lonely Planet評了頭九位的可觀指數。我們去看第一位的Archangelos Michail,是一個平凡的小鎮上其貌不揚的石建築,剛好來朝聖的婆婆歡天喜地邀我們入去,裡面鋪天蓋地都是鮮艷的聖經壁畫,婆婆對着壁畫上的重要人物逐個俯身獻吻,我們看得怔怔出神。

我們再參觀其他小教堂,都認定Lonely Planet的評級很正確,它跟maps.me是我的旅行兩寶。

2018年9月23日

海龜灘游水





今年二月去了阿曼旅行,最深刻的景晚是住在海龜保護區,看着龜媽媽摸黑爬上沙灘奮力生蛋,還得苦盡心思瞞騙掠食龜蛋的動物,再趁天光前拖着疲累的身驅爬回大海。塞浦路斯的南岸都是沙灘,唯獨形容Lara Beach是全國最原始的沙灘,沙灘上嚴禁放止太陽櫈,因為這兒會有海龜生蛋。

我們在停車場換好泳衣出發,遠遠看見沙漠上放了許多圓形的鋁架,我記得阿曼的海龜生蛋也撥一個圓形地盤,我想不是如此好彩真的看見龜蛋架步吧?果然這些鋁架上的紙牌寫着「Turtle Nest, Do not disturb」。遠處有班遊客圍着兩個工作的職員,也許他們正在統計龜蛋竇數目。

我們走到沙灘盡頭發現草棚裡有個海龜展覽,原來綠龜與長頸龜在沙灘生蛋之後,保育人員把龜蛋竇圍起保護。草棚深處有個魚缸,居然是十多隻剛出世的小海龜,奮力在水裡游向魚缸邊觀看世界。我們本打算游水卻有這個意外驚喜,這個旅程實在豐富得很。

由沙灘回家的路都是崎嶇嶙岣的石路,我們租來的汽車太矮,結果上斜一刻忽然撞了甚麼,Adam檢查後說車頭漏着液體,阿淳嗅完說液體無味應是漏水,我這個連考車牌都肥佬的人只懂打電話問租車公司怎麼辦,最後才曉得汽車的冷氣機間中漏水,果然我們無驚無險回家,完結美好的一天。

2018年9月22日

Magic moment






塞浦路斯曾列入希臘帝國及羅馬帝國的版圖,四處都是勁到無論的古代遺城。我們前一天去鼎鼎大名的Ancient Kourion,但九月的塞浦路斯酷熱無比,我們不願大白天在遺城乾煎,決定等黃昏才去參觀,誰知理應七點半關門的景點聲稱夏天已完,自今個月起改成五點關門,害我們摸門釘。

如此遺城在塞浦路斯不愁沒有,我們等第二朝去Pafos參觀考古公園,只為那兒無與倫比的馬賽克。話說六十年代有個農夫耕田時,無意發掘羅馬帝國時期的貴族家園,這些馬賽克各自訴說着希臘神話,有些在上面加建屋簷牆壁好好保護,我卻最喜歡一個在室外的巨大圓型馬賽克。

我們明明一早走進考古公園,十點多已經大汗淋漓,決定去咖啡店先消暑,再回家做個沙律意粉。我們下晝開車去Avakas峽谷行山,但矮小的車子在嶙峋的山路不好走,唯有在遠處泊車再頂着烈日走到峽谷起點。幾頭山羊聽見人聲也只管低頭吃草,我們無聊討論羊肉的不同英文叫法。

我們終於走到陰涼一點的峽谷裡,有時踩進水漂有時爬上大石,我對如此原始山路興奮莫名,但更興奮的是陽光剛好從峽窄的山谷擠了進來,形成一條仿如滑涕一樣的光茫,剛好把阿淳整個蓋起來,我為他們拍了一張合照,那光線浪漫得好像由人手打燈,換套婚紗禮服足可當成結婚相。

2018年9月21日

相似的品味





當我在Zenobia沉船潛水時,兩個一早移民挪威的香港朋友飛來會合,展開我們仨的一星期自駕遊。我們依Lonely Planet的駕車路線提議到山上小鎮Laneia,九點半出發時已肚皮打鼓,但懶浪漫說要等去到小鎮才食早餐,誰知全鎮人影冇隻,唯一開了的店舖老闆娘說:「大家還在瞓覺呀。」

教堂前坐着兩個細路,胸有成竹告訴我們餐廳十點九開門,我們嘀咕這個鐘數似乎太過刁鑽,也只好在門外看餐牌望梅止喝,其實都是甚麼蕃茄芝未三文治等行貨,誰知等呀等根本不見人影,只好在公路上隨便挑間餐廳,點了一個以為熱辣辣的薄餅,原來猶如未發酵便焗的玉桂卷。

阿淳在挪威從事文物保育,一早查定塞浦路斯的聯文國教科文組織景點,引領我們去一個比Laneia更漂亮的小鎮Omodos,然後再去連Lonely Planet也沒介紹的教堂Agia Mauri,我好奇這個其貌不揚的教堂有何特別,才曉得裡面鋪天蓋地都是鮮艷壁畫,大家歡天喜地在裡面自拍。

她老公Adam跟我對意大利美食一樣嘴刁,前一晚我們走進 雪糕店,都挑意大利必選配搭開心果和黑朱古力。這天我們在眼花繚亂的果醬架前,心無掛念只要無花果味。酒莊的自家釀紅酒教我們一齊縐眉,說意大利紅酒好得太多,當年他跟阿淳的婚禮在意大利舉行,只因我家鄉的紅酒最好。



2018年9月20日

超級無敵大沉船





話說八十年代瑞典郵輪Zenobia駛到塞浦路斯時遇上機件失靈沉沒,許多價值連成的軍事儀器和斗篷貨車埋於海底,這艘「地中海鐵達尼號」成為世上十大沉船潛點。我一落機便安排翌日去潛,誰知許多潛水公司已經爆滿,幸好找到一間還有空位,把我需要的潛水器材都帶來給我。

我曾在峇里潛過一艘二戰沉船,最記得看着一個海底馬桶綻放出許多珊瑚,這回我經甲板潛進小食部,我跟沉船一樣以四十五度側身去潛,潛過樓梯時好像真人爬上樓梯一樣,幻想自己被DiCaprio拉着見識鐵達尼號每個角落。郵輪之下是許多拖長和貨車,我們在一堆車轆上游來游去。

我們潛進一個大廳,潛水教練摸摸那個沉沒得垂直了的地板,我跟着去摸才曉得是一張波斯地氈!我對着地氈呆呆出神,想起多麼衣香鬢影的事最終還不過煙消雲散。峇里沉船四周都是大魚,塞浦路斯最多看見大石斑,零星的獅子魚飄來飄去,後來發現一隻浮上水面的大海龜。

我一向在潛水船睡得比在陸地上香甜,潛在水底總覺得如魚得水,潛水這回事你愈緊張便愈耗氣,我雙手緊扣胸前只靠踢腿向前。人家一支氧氣桶潛半個鐘,本小姐潛一個鐘仍綽綽有餘,同行的荷蘭男人羡慕不已,潛水教練跟我說:「你個樣relax到好似可以在水底瞓着覺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