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10月4日

炒粉工程




荷蘭仔樂得一日三餐食三文治,廚櫃裡的許多食物原封不動,我的任務是在它們過前期清倉,於是將快過期的藜麥連猴頭菇做素焗豬扒飯,放了兩年的可可粉連椰絲做Brownie。他聲稱自己偶爾也會下廚,例如泰式炒金邊粉便做得很正宗。

荷蘭仔對炒粉工程隆重其事,在周末上晝往市集挑菜,而且要巡勻三十個攤檔精挑細選,忽然溜進土耳其店格價,才決定在甲檔買芽菜青檸、乙檔買豆角和葱,最後往中國超市買豆腐和河粉。我看見新鮮無花果雙眼發光,買來做翌日早餐。

我以為他難得施展廚藝會很興奮,荷蘭仔答:「It's just so much of work.」要他做菜如拉牛上樹,第一天說因為午餐吃得太晏所以不願吃晚餐,第二天因為要看球賽所以沒空下廚,張羅兩天的材料一直沒有落鑊,但他洗碗掃地又會一馬當先。

等到第三晚他避無可避唯有就範,我在客廳看拉斯維加斯槍擊新聞,丟下他一個在廚房一頭煙。一個鐘後廚房居然真的傳來香氣,最勁抽是他端上桌那一碟是由花生碎、辣椒粉伴碟的真・泰式炒金邊粉,而且味道還真的很一流。



2017年10月3日

單車升級試







我五年前跟荷蘭仔遊Hoge Veluwe國家公園,我那時踩單車輪輪盡盡,既不懂以腳踏煞掣,又總是踩錯行車線。經過五年在荷蘭的單車磨練,我自問算學有所成,就提議回去國家公園一雪前恥,我做了越南紙米卷和朱古力椰絲曲奇去野餐。

我們在公園入口各挑輛免費單車,荷蘭仔首先重演我五年前滑稽煞車情境,然後開了一個賭盤:如果我這天踩單車沒出錯,由他請食雪糕。我們沿途賞湖看大宅,地上種滿鮮艷蘑菇。我們上次來是寒冷十一月,這回踩得間中冒汗。

荷蘭仔給我單車考驗,要我在一條窄窄的路調頭,這條路的闊度只有一輛單車之長,我得踩着單車轉彎調頭而行,屢敗屢試真的成功。他又教我把單車踩上路壆,要靠上身之力把前輪抽起,但我試極仍然半桶水。荷蘭仔說:「你學識這兩招,在荷蘭便通行無阻。」

我們在公園踩了一個下午,有時坐在石椅吃曲奇,他失驚無神爬上樹。我踩單車不單再沒出錯,還可以一手控車一手看地圖,荷蘭仔幾次一臉欣賞說:「I'm so proud of you, Ling.」我笑笑口答他:「I'm so proud of you Tim. You've made me a good cyclist.」

2017年10月2日

朝聖梵高






除阿姆斯特丹的梵高博物館外,就數荷蘭中部的Kröller-Müller Museum收藏最多梵高畫作。這個博物館位處國家公園之內,Lonely Planet形容是全歐洲最好博物館之一,荷蘭仔早就如雷貫耳,卻一直不知道原來就在我們曾經去過的國家公園之內。

話說荷蘭仔買了張六十歐博物館證,一年內免費參觀國內博物館。這回他拿張博物證、我持記者證,免費參觀原價一百七十蚊港幣的搏物館。梵高畫廊有許多梵高住在Nuenen時繪的農田畫,包括鼎鼎大名的《Potato Eaters》。

Nuenen就在Eindhoven十公里外,荷蘭仔看見隔離鄰舍變成油畫覺得很有趣,他說:「我們在挪威看過Scream,在梵蒂崗看了Creation of Adam,現在連Potato Eaters都看了。」其實我們都不是懂得看畫的人,我來來去去最興奮就是看梵高。

荷蘭仔發現附近有個景點Paleis Het Loo,這個皇宮展覽很多荷蘭皇室藏品,最勁抽是大到無倫的花園,誰知我們挑在十月一日來遊,錯過了九月花園節的農作物試食會和導賞團,但荷蘭仔還是看得津津有味,說下次要帶姪仔姪女同來。

2017年9月30日

我的荷蘭辦公室





我在荷蘭早上起來工作一會,吃過午餐便往書店繼續作戰。書店裡有一間咖啡室,Cappuccino比意大利貴一倍叫價24蚊港幣,但已比香港平了三分一。於是我每天在這兒坐一個下晝,直至Mac Book的電池耗盡便回家煮飯去。

荷蘭的商店對動物門戶大開,有個老伯愛拖狗到書店,他叫杯咖啡坐着看書,狗兒乖乖坐在旁邊。書店這天下晝忽然響起音樂,原來這天許多樂隊在Eindhoven不同店舖現場演奏,由中午延續到深夜,連安靜的書店也參與盛事。

一街之隔是Eindhoven的公共圖書館,裡頭的咖啡店由書牆圍繞,人們借了書就來喝咖啡。我幼時在吵鬧家庭長大,太寧靜反而難專心,幼時最怕去自修室溫習,長大了也愛在熙來攘往的咖啡店寫稿,這個設咖啡店的圖書館實在一流。

話說荷蘭仔父母要去印尼旅行,他們的行程都有司機接送,但我和荷蘭仔兩個背囊友還是覺得帶着旅遊指南好,於是他把自己的圖書證給我,由我為兩老挑本印尼指南和旅遊文學。在荷蘭有自己的單車、廚房和圖書證,真是夫復何求了。

2017年9月29日

栗子意大利飯





荷蘭仔一言九鼎陪我執栗子,他說老家後面的森林都是栗子樹,我們挽着膠袋走入森林。荷蘭仔的後父似乎是植物專家,他既要帶愛犬Indy散步,樂得做我們的嚮導。這是一個突如其來的行程,於是我戇戇居居穿了有踭的靴去行森林。

栗子的原形像一個綠色海膽,剝開多刺的硬殼才有兩三粒栗子,當中只有一粒最渾圓堅挺,另外那些又扁又軟的仍未成形。我們出力踩破一地的綠色海膽,用手指挑出裡面的栗子,但挑的時候又難免觸刺,大家都後悔沒帶手套。

荷蘭仔串串槓說:「你令我多辛勞,上餐廳食意大利飯咪幾好。」我答:「好呀,你就去看人家有沒有這道菜,這是我自創的食譜。」我打算將秋收的栗子連蘑菇做意大利飯,荷蘭仔說自己連栗子入饌都未試過,他的栗子都是烤好就吃。

漆黑的森林難以拍照,於是我當自己上自然課:橡樹的果實橡子跟栗子有點相似,但苦澀難食;地上也長出很多蘑菇,但連後父也不懂分辨。最終我們執了約半斤栗子,翌日早上預先烤好,晚上再連洋葱和蘑菇煮成意大利飯,荷蘭仔讚不絕口。
此小工具發生錯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