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年2月24日

遊中美冇難度





中美洲不是亞洲人的熱門目的地,我全程只遇上兩個日本背囊友,但其實遊中美洲冇乜難度,例如到處有專為遊客而設的shuttle,將遊客由一個目的地旅館接到另一個目的地旅館,又例如每間旅館都有本地團,全程由導遊護駕。這些服務當然比坐公共交通貴得多,卻適合時間不多的人。

中美洲的旅館勁到有洗衣機和乾衣機,我玩完回來給職員遞上髒衣,睡前便領回熱烘烘的淨衣,這個服務盛承五蚊美金。我除了飛美國的國泰機包寄艙行李後,之後四程機每逢 寄艙都要收費 ,幸好我的十公斤背囊毋須寄艙,少帶衣物不單輕便省錢,還不斷有洗衣服務補給。

中美洲的背囊友總是向相同方向旅遊 ,我在La Fortuna跟一個荷蘭仔玩了兩天,幾天後在Puerto Viejo重遇,後來我們前後腳去到巴拿馬小島,我帶其他背囊友去跟荷蘭仔會合,一班人在沙灘玩了一天。背囊友 一個出發遊中美洲,去到便天天連群結隊,當然這要視乎自己人緣,這方面對我毫無難度 。

舊老闆要我買支Rum酒回港,我在市區超市買支百零蚊港幣名產,為了支酒翌日飛去洛杉磯便要 寄艙。明明我坐的Delta不是廉航,居然也收三十蚊美金寄艙費,我肉赤到幾乎想喊。誰知過關之後全是商舖,機場裡的Rum選擇更多也不用寄艙,鬼叫我旅行經驗多但買手信經驗少,算是買了個教訓。

中美洲之旅完滿結束!

2019年2月23日

朱古力團





在 中美洲旅行不愁寂寞,幾乎處處都有咖啡團、樹懶團和行山團。我九年前在哥倫比亞參加過咖啡團,這回只睇中哥斯達黎加的朱古力團。在哥斯達黎加盛產咖啡和香蕉之前,可可豆的歷史更加悠長 ,三十年代甚至以可可 豆為貨幣。Puerto Viejo有個三粒鐘朱古力團,讓人參觀可可園和製作工場。

可可外型像一個堅挺的木瓜,導遊先生以刀劈開後呈現一粒粒像山竹肉的果實,味道也真清甜如山竹,發酵哄乾後便成可可豆,氣味口感也有點似杏仁。導遊先生把我們帶到高處的涼亭,從這兒可俯瞰熱帶雨林的景色,我們在開始全日的重點節目,就是試食不同種類的朱古力。

木盤上陳列四種黑 朱古力,明明可可成分和製作過程一模一樣,只是可可豆來自不同農夫,朱古力風味居然大有分別。我最喜歡帶水果香那款,其可可樹種在提子園旁邊;我身旁的遊客 最愛帶咖啡香那款,因為可可樹由咖啡農栽種。我們再試由可可豆製成的Tequila,簡直是最好的飯後甜品。

導遊先生再讓我們試過的四款朱古力,跟各種香料和調味料混合配搭,我最愛配上椰子屑和薑蓉。話說我前兩天在巴拿馬的Red Frog Beach看不見紅蛙,居然在可可樹下發現一隻,只有我的姆指指甲般大。明明我好怕青蛙,但想起牠也應該跟我一樣喜歡朱古力,忽然覺得也許可以跟牠做friend。

2019年2月22日

沒有紅蛙的沙灘





我約好前一天認識的背囊友同遊紅蛙沙灘(Red Frog Beach),大家先去買野餐食物,坐五蚊美金船到另一個島,穿過森林走十分鐘到北岸。德國妹知道要行森林耍手擰頭,說自己被蚊咬到好想回家,其實我也是極度惹蚊之人,隨身攜帶萬金油紓緩痕癢,連睡覺都放在床邊,幾乎形影不離。

這個沙灘因曾有好多紅色青蛙而命名,一眾背囊友說要尋找出來,偏偏我最害怕的動物是青蛙,Lonely Planet中美指南封面是一隻青蛙,害我要忐忑不安地借回家。幸好大家最終找不到,原來紅蛙沙灘已無紅蛙,我們卻發現一隻黃蟹不斷出入洞穴,好像跟我們捉迷藏一樣。

前一天的沙灘風平浪靜,游水極之一流,但紅蛙沙灘不斷捲浪,但規模又不足以滑浪,但最勁的是捲浪的海水也清澈無比,居然看得見一米以下的魚游過。我們依照maps.me的路行到所謂瞭望台,其實沿着沙灘走更漂亮,我和克羅地亞妹躺在沙灘曬太陽,其他人都躲在樹蔭下。

有班後生仔在附近堆沙,我最初以為他們隨意起個簡單城堡,誰知他們堆了一個埃及金字塔,細致得用蕉葉量出長度和角度,金字搭的頂部插了菠蘿頭,其中一個朋友在旁邊切菠蘿肉。我走去跟堆沙的靚仔吹水,才曉得他是來自智利的平面設計師,同行的媽媽穿着比堅尼,fit到漏油!

2019年2月21日

鴨仔團一天





Bocas del Toro由幾個小島組成,每程船要幾蚊美金,我決定參加廿五蚊美金鴨仔團,我以為是坐遊艇去齊幾個小島,誰知出發才知人人擠在木船上。第一個行程是海豚灣,我以為可以跟海豚游水,誰知只在船上看海豚游過;下個行程是海星底,只是坐在船上看一米深水底的海星。

海豚灣和海星島應該是浮潛好地方,偏偏兩個小島都不准落水,船家帶我們去另一個地點浮潛,卻只得幾條魚毛和三流珊瑚。全日亮點是國家公園內的Cayo Zapatillas沙灘,島上是壯麗的棕櫚樹,珊瑚和海藻令海水呈現不同深淺的藍色,再加上一片藍天白雲,靚得令我一落水已想吹口稍。

有個意大利仔不願跟我講意大利文,只想跟其他遊客炫燿自己識英文,但他的英文其實差到無論。等他知道我是記者時便即變臉,叫我在中國推廣他的飲品生意,唯利是圖得令人討厭。另一個鬼仔跟德國女友來旅行,英文流利得不得了,誰知竟然也是意大利人,說自己在慕尼克的大學當研究員。

這雙情侶只得廿七歲,跟我玩得不亦樂乎,但更好玩的是一個克羅地亞肥妹,一時說好羡慕我的朱古力膚色,一時問我如何健身。本中女今年四十歲,這個月不斷群埋廿幾歲的背囊友,等到我報上自己的真實年齡,都要再三強調沒有講笑,我很自豪說:「我到五十歲都會住青年旅館。」

2019年2月20日

中國人災難





巴拿馬小島Bocas del Toro的沙灘鼎鼎大名,我由哥斯達黎加花四個鐘坐車轉船來,正值周末連巴拿馬人也來度假,我周圍找才訂齊三晚住宿,後來聽說有些鬼仔在酒吧過夜,有人在沙灘瞓吊床。其實我也曾在西西里無家可歸,在醫院門口瞓了一晚,這種經歷也夠令人畢生回味。

我在旅館安頓好便去飲咖啡,中美洲和南美洲盛產咖啡豆,然而沖咖啡的技巧不滯,我全程只飲過一杯合格的Cappuccino。這回旅館旁邊有間咖啡店,橙色與白色的裝潢十分有型,穿着睡衣的老伯跟孫兒捉圍棋,見我進來便走進廚房沖咖啡,居然沖出我全程最好飲的Cappuccino。

Bocas Town的超市幾乎都由中國人開,將 一個西蘭花切成十幾份,所謂一份只是一兩個花蕾,夠膽死每份賣一蚊美金。世上也只有中國人將一個住宅劏成十間劏房,這種賺到盡劣性叫人深惡痛絕,所以有時排華是活該的。幸好我的旅館有個付錢添水機,不用去中國超市買兩蚊美金樽裝水。

這兒的太陽猛烈無比,我下晝三點走在街頭幾乎中暑,等到將近黃昏才周圍逛,夕陽映照在鮮艷的小屋,某間教堂傳出聖詩,細路仔踩住單車經過。我此程由巴哈馬和開曼群島開始,一個月去了五個國家,這是我此程最後一個目的地,決定這三天要慢慢享受,中女真是唔襟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