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3月29日

櫻花在何方





耆英們在日本遇不上櫻花盛放,我媽飲恨至今。這回第一天踏出火車站,我媽見路上大樹光禿便說:「唉,又未開花。」她用盡方法用國語跟韓國人交流,居然問得半個月後才是開花期,然後每天囉嗦最少十遍怎麼自己跟櫻花無緣。

我幻想昌德宮的秘密花園也許有櫻花,但要進秘密花園必須參加一個半鐘的鴨仔團,我怕我媽沒此耐性和耐力,又怕患過胃病的姨丈肚餓,幸好大家合作走完。可惜秘密花園的樹都光禿禿,我媽一路嘀咕:「如果呢度開花,靚到不得了。」

首爾的櫻花節四月開始,汝矣島公園櫻花綻放,我們早了一星期來首爾,但我照樣帶耆英們到公園搏一搏。我們過馬路往公園,見幾輛旅遊巴停在外面,滿心歡喜以為櫻花提早開了,走進去才曉得又是一場歡喜一場空。

我媽看不見櫻花,唯有找韓服少女合照自娛。一班日本遊客也往德宮,但男男女女都穿女裝韓服,我媽竪起姆指用日文讚對方「Iciban」,再搭多一句「Arigagto」。日本遊客給我媽逗得高興,攬着她拍了一張合照。

2017年3月28日

耆英着韓服





耆英們去年着完和服意猶未盡,在飛機上已討論這次要着韓服。首爾有很多韓服租借店,凡穿韓服者可免費參觀景福宮和昌德宮,但耆英們堅持不要穿韓服上街,只求在影樓拍張韓服照片,即場打印回家留作紀念。明洞有家韓服店叫古館,提供不同攝影套餐。

上年在京都的和服影樓,我和表弟像咕喱般挽着耆英們的手袋大褸,這家影樓有儲物櫃,還有不同佈景室任人自拍。影樓先為我媽化妝,為阿姨造髮,姨丈忽然一身高帽長袍出現,三個耆英立即哄堂大笑。姨丈為了英明神武,決定丟下老花眼鏡。

話說我們昨天吃人參雞湯,才發現姨丈筋骨太硬,無法像韓國人席地而坐,他吃得如坐針氈。於是這天兩個阿婆在佈景室端正坐着,姨丈坐下來,把雙腿往前伸,一雙鞋坦蕩蕩露出來,阿姨笑到流眼淚,我媽聲稱笑到快要賴屎。

為耆英們拍照的職員其實是魔術師,把耆英臉上的黑斑縐紋全部塗去,他們變成閔大人、大長今和韓尚宮。晚上我們去吃餃子麵,耆英們看着照片心花怒放。



2017年3月27日

耆英整泡菜





首爾地鐵站的地圖密密麻麻,教耆英們十分震撼。我們每天行程不過五個車站範圍,但地鐵站實在太大,我們要在某站轉車,兩個月台的距離像由旺角走到油麻地,出入都得爬樓梯,我媽無聊到計算坐一程地鐵的拾級數目。

三位耆英的平均年齡為七十歲,參觀景福宮可免費入場,姨丈喜出望外問:「外國人都可以?」我媽和阿姨笑得貼絲絲,覺得敬老的韓國人很窩心。適逢景福宮的守衛換更,教耆英們更加興奮,我媽一如以往追着穿韓服的少女合照。

我帶耆英們去學做泡菜,姨丈認為是女人玩意,寧願在課室外上網做毒男。我媽要跟阿姨穿不同顏色的圍裙,說拍照會靚一點。韓國老師用國語指揮切大白菜,耆英們切得太粗反怪刀子太鈍;老師說要把葱切段,我媽不理三七二十一照樣切粒。

我媽對這堂課全情投入,聽老師讚美心花怒放,要在製成品寫上名字,她認真思考寫法,醒目的阿姨問她:「你俾錢佢賺,唔通佢鬧你做得差咩?」兩份製成品各自真空包裝,我們說最後來一天,要開了其中一包煮早餐。

2017年3月26日

首爾耆英團





中國反韓潮令韓國旅行團大減價,但我年頭已訂好跟阿媽、阿姨和姨丈往首爾的機票。我幻想在旅館安頓好,便往南大門市場吃午餐,誰知耆英最捱不得的是肚餓。姨丈過關時說想醫肚,結果旅行第一餐竟然在機場解決,是我生平第一次。

我們從機場坐火車到市中心,耆英們在車上倒頭就睡,我以為他們經過長途跋涉會要求午睡,幸好最終決定觀光。我們先去南山谷韓屋村,我媽看見韓服少女興奮莫名,阿姨眼角高說日本和服靚得多,我媽不理三七二十一去就跟韓服少女合照。

耆英們旅行只求拍張到此一遊照,大家對韓屋村陳列不屑一顧,我媽金精火眼要找櫻花,怨恨怎麼總跟開花期無緣。我們去南大門市場吃晚飯,發現幽暗的冷巷的小店子,耆英們讚鹽燒鯖魚很鮮嫩,但最得他們歡心的卻是那碗熱辣辣的白飯。

阿姨說要回家看韓國電視,我媽說要跟阿姨傾計,姨丈說今晚不如九點上床,結果三位耆英未到八點已呼呼大睡。

2017年3月10日

斯里蘭卡人





我們在廢墟踩單車,Lin人有三急往士多借廁所,我見老闆娘捧着一個椰青便說幫襯。老闆娘把椰青的水倒進杯中給我:「請你的,不收錢。」原來士多不賣椰青,是她自己想喝的。末了我忘了取回Lonely Planet,士多太子爺開電單車追着我的單車把書還我。

我們吃了幾天Curry & Rice悶出鳥來,問酒店職員可否借廚房來炒菜,職員興奮得為我做助手,全程給我遞上油鹽香料。大廚先生自動請纓為我烚米粉,還表演兩下拋鑊功夫。我們被禁洗碗,乖乖坐出飯廳開餐,點個果盤和果汁當幫襯。

以上情景發生在遊客較少的Anuradhapura古城,人們悠閒得很,連三輪車司機都只顧討論李小龍。我旅行時總愛跟當地人傾計,唯獨在埃及印度才會起鋼。斯里蘭卡明明跟印度近在咫尺,生活文化相似,但這兒的人卻友善得多。

我們要在可倫坡消磨三小時才去機場,Lin請食Hilton自助餐。這位空姐上班時都住五星酒店,跟我旅行卻得瞓床位食街邊,她豪無怨言且樂在其中。我的八天旅程連機票共花了五千元,Lin說多得我不收導遊費,我要感激她的一折機票。
此小工具發生錯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