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4月23日

南非的疤痕

--> -->




雖然葡萄牙人最先在十五世紀發現好望角,卻只是過客;等到十七世紀,荷蘭人正式把這兒變成殖民地(因此南非官方語言Afrikkans近似荷蘭文)。當時荷蘭東印度公司的貿易遍佈全球,好望角成為歐、亞貿易樞紐,對商家是來說希望(Good Hope)之源,但對許多人來說卻是絕路一條。

話說荷蘭人要在這兒大興土木,於是東印度公司要大量輸入奴隸,這些奴隸近的來自馬達加斯加和毛里裘斯,遠的來自印度和印尼。我剛到開普敦不久就去看Slave Lodge,兩層高大宅曾經住上九千個奴隸,牆上繪畫了當時商船運載奴隸的情況,擠迫過納粹集中營。

Slave Lodge附近的District Six Museum,紀錄六十年代的種族隔離政策。當時白人政府將開普敦市中心某幾條街道,一槌定音名為「District Six」,強迫住在這兒的有色人種執包袱搬走。博物館的地面有幅Distict Six地圖,寫著各家各戶姓甚名誰,牆上黑白照片紀錄當年往事。

某個黑人街坊憶述,他帶著幾十隻白鴿搬得好遠好遠,許多年後,有次鳥籠破了,白鴿通通飛走,幾天後他無意中經過District Six,竟見白鴿聚在舊居窗外。南非人知耻近乎勇,才敢把歷史瘡疤娓娓道來,幾時中國也建個六四屠城紀念館,那麼我們就真享民主自由了。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

此小工具發生錯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