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10月21日

又來荒失失奇兵

起行前幾日要見見老友,前一晚跟阿媽吃辣雞煲,再前一晚跟小學同學慶祝Vicky生日。 我說回來過年兼逗利是,並打算繼續單身一直逗下去,詩樂說:「其實你可能在唔同地方都結了婚偏偏唔在香港結去呃我哋利是。」我提起想買部HTC新電話,興興串我道:「算吧啦,費事你去到機場已經唔見。」

出發那天坐早機,遇正Vicky也坐早機去台灣旅行。她跟三個團友約好在機場翠華吃早餐,我半途出現分了她半個豬仔飽。大家道別時我七情上面說要幾個月後再見,想跟她擁抱一下,個死婆側身一邊避開,她的朋友罵她:「乜你咁冷淡架?」她理直氣壯答:「我哋成班小學同學慣咗佢成日走咗幾個月架啦。」

用飛行里數換兌歐洲機票,去程回程可選擇不同城市,甚至可選擇不同航空公司。我坐英航去維也納,回來坐國泰從羅馬直飛香港,但英航要在倫敦轉機,我從螢幕看著飛行地圖,明明都在奧地利上空了,卻要先飛去英國,等四粒鐘轉機又坐兩粒鐘折返回來。朝早九點上機, 翌日朝早四點才到,加埋十九粒鐘,辛苦到呢。

我在機上看電影,許多荷李活大片不選,首先點了荒失失奇兵第三集,去過馬達加斯加的人應該都對荒失失奇有種情意結。這一集說紐約動物園那班大帝逃亡到了馬達加斯加後,嫌那兒太過僻靜、生活乏味,就懷念起紐約的多姿多采,於是路經歐洲返紐約,沿途去埋我的家鄉意大利。幾時荒失失奇兵投奔南極,我也跟你們一起並肩上。







 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

此小工具發生錯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