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10月22日

重遊維也納



我曾經匆匆遊過維也納,只記得看過一個金碧輝煌的皇宮,也看過Gustav Klimt博物館,還記得市中心那個環形廣場美得不同凡響,我對維也納的印象就僅此而矣。當我跟朋友提起要去維也納,幾個人驚艷不已,一個說維也納是歐洲最浪漫的城市,另一個說維也納是最古雅的歐洲首都,只因這兒出了貝多芬和莫扎特。

我到步第二天是周日,商店關門,記者仔帶我行公園,這兒有座貝多芬故居,大路叫做「貝多芬路」,其他小路都以貝多芬作曲的樂章命名。記者仔說:「貝多芬是德國人,不過移居到維也納。」我驚訝道:「係咩?佢係德國人咩?」他續道:「就像希特拉,明明生於奧地利,但大家以為他是德國人,跟貝多芬好像交換了國藉一樣。」

我們沿路上山,大霧籠罩,據說風和日麗之時可以俯瞰維也納全景,如今四周只見酒莊。我嘀咕道:「我可不知道奧地利釀酒。」記者仔道:「前一點還可聞到酒味啊。」這兒的葡萄九月收割,如今葡萄樹上再無果實,卻有對母女不知怎地摘下兩串葡萄,還把其中一串送我,四周都是釀酒的酸澀味。

維也納的晚上很冷,我故意去查意大利天氣,羅馬竟有廿八度。記者仔提議晚上吃薄餅,我有點難為情說:「我通常好隨意,唯獨對意大利餐好奄尖。」記者仔笑笑口答:「我知,那間全是意大利人。」那位侍應還只講意大利文,也不理人家懂不懂,我搶著用意大利文落單,幾乎想請侍應坐下跟我說說家鄉話。我一到歐洲就思鄉情切,恐怕在維也納捱不了多久。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

此小工具發生錯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