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11月23日

空姐遠方來






空姐Lin出差到阿姆斯特丹,但酒店卻在海牙。我前兩日去梵高博物館盡情shopping,全因知道她會幫我帶到香港,否則我人在旅途絕不購物。海牙和附近兩個小鎮我都未去過,就讓她挑一個跟我同遊,最後我們在Leiden會合。我坐兩粒鐘火車,是我在荷蘭坐過最長途的。

是日藍天白雲,心情大好,一出車站即見風車。我跟荷蘭仔看的是排水風車,這天看的是磨坊風車。荷蘭人靠風力推動磨輪,生產蹈米、麵粉和香料,甚至紙張。這兒高峰時有八、九具風車,如今只餘這一具。風車樓高七層,爬極未到頂,還要拿著長長梵高掛畫,煩死人。

是日風光明媚,天氣怡人,我們在露天餐廳吃午餐,挑了個荷蘭拼盤,竟是九唔搭八的中國蕎頭、以色列薯波、荷蘭腸仔,還有疑似火腿又的東西,Lin最初說「好似午餐肉」,後來老實不客氣道:「好似我隻狗食個啲。」荷蘭拼盤真是見面不如聞名。

那些年她飛米蘭,我去她酒店屈蛇兼郊遊,這回她問我要不要去屈蛇,我說要回家瘟仔。博物館有個荷李活木乃伊電影展,我是盜墓迷城粉絲,看得如癡如醉。我用記者證免費入場,她卻要付成舊水,還請我吃午餐,真戥她肉赤。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

此小工具發生錯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