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11月11日

阿根廷後續




三年前我在阿根廷識了三個奧地利妹,剛大學畢業來旅行,一個甜美,一個大方,但最受歡迎的是搞笑肥妹,有次眾人坐著旅遊巴,她忽然嚷道:「停車,我要屙尿。」車上人人忍尿半天,卻無此豪氣表達,個個拍爛手掌。她上車之後吁口長氣說:「在三千幾米高原屙篤尿都算不枉此生!」

那些年她們三個還是學生妹,如今都當上律師。這晚我們相約在一家愛爾蘭酒吧重聚,一半時間重溫肥妹在阿根廷的笑話,而肥妹自己倒是忘記了。我跟她們在阿根廷其實只玩了兩天,但因為光陰愉快至今難忘,其中一個說:「阿根廷是我至今最開心的旅程。」

我們傾到一半,其中一個說起自己要去斯洛文尼亞出差一個月,公司提供住宿,大家興奮無比,即約定去屈蛇四、五天。其中一個由奧地利開車前去,我則從意大利北上會合,斯洛文尼亞正在兩國之間,簡直是我們會合地點的最好選擇。我是無業遊民,即自薦編排行程。

那些年阿根廷攝氏三十度,這夜維也納只得零度,我踏出酒吧即戴冷帽。她們三個才廿四、五歲,但我個子最矮,她們低頭看我,說:「小妹妹,你頂帽好可愛。」我想起Salzburg 家中的細路才十一歲,也比我高一點點,我說:「I know. I am shortert than a 11-year old Austrian kid.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

此小工具發生錯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