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11月13日

煙鏟國家


奧地利的煙稅低,一包煙才三十幾蚊,我幾個本地朋友都是煙鏟。我不怕二手煙,卻不願煙味沾衣,每次都要打開窗門,但寒風澟澟,結果在室內都得穿外套。但最奇是餐廳和咖啡室裡,裡面都有間小小玻璃房,竟然是是非吸煙區,煙民坐在大廳。

最後一夜,Salzburg的男女主人來維也納,參加朋友的生日會。我跟社運同房同往,晚上天寒地涷,人人匿在室內,街上空空如也,竟見街尾站滿了人,社運同房說:「慘了,生日會間酒吧禁煙。」我在奧地利以來,第一次見全面禁煙的酒吧。

我跟男主人站在街頭憶述慕尼黑之旅,我提起流浪韓妹盤川有限要去消費較低的捷克度日,都說這雙夫婦好客無比,他問:「你做乜唔叫佢來Sazlburg,正好那天我們準備做泡菜,她來就可教我做正宗泡菜。」

奧地利面積小小,但我在這兒三星期,明明馬不停蹄去不同城市小鎮,但總是覺得大把地方未睇。我跟記者仔說:「奧地利真係好大,睇極都睇唔晒。」記者仔說:「一個來自中國的人,竟然說奧地利好大,我成世人第一次聽。」
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

此小工具發生錯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