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11月19日

鹿特丹方塊屋




鹿特丹在二戰時被德國炸得粉碎,舊建築所剩無幾,但當代建築卻讓人眼前一亮,有如梯型的,有如子彈的,看得人會心微笑。香港地產商只懂建屏風樓賺大錢,唯有英資太古敢請Frank Gehry設計Opus樓盤,令住宅也展現建築美,雖然我一世也住不起。

鹿特丹最型的建築首選方塊屋,一個個鮮黃色方塊如積木一樣倒掛起來,遠看好像沒有地板和直立牆壁。建築師Piet Blom於八十年代設計,認為高密度的房屋也要空間,於是把房子設計成獨立的樹,相連的房子就成了樹林。

方塊屋都是民民居,地面開了商店,店主都是本土設計師。其中一個方塊屋開成博物館,但記者照樣買票,我在接待處轉了一圈想走,誰知那男人兇神惡煞說我已算參觀完必須付費,我扮聽不明白轉借尿遁,我遇過的荷蘭人個個彬彬有禮,是日算是遇上第一個惡人。

荷蘭先進又舒服,人人懂得英文,火車有wifi,車廂有電子板告示到達各站時間;街上每十米有泊單車站,tourists-friendly得無懈可擊,天氣涷害我經常尿急,但街上公廁欠奉,要跑來跑去搵地方小解,我跟荷蘭仔說:「我對荷蘭只得一個投訴,可否在街上起些公廁呢?」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

此小工具發生錯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