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11月20日

又係飛利蒲





荷蘭仔說要跟朋友睇燈飾,是夜攝氏六度,我心想香港燈飾何其多,我何苦要山長水遠冒著嚴寒在荷蘭一個小小城市睇燈飾,不如在家纏綿取暖好過。我們坐著綿羊仔十分鐘,只見市中心人頭湧湧,我心諗大家真的這麼鍾情聖誕燈飾嗎?

我去到才知自己是井底蛙,Eindhoven是飛利蒲發源地,這個電燈之城的燈飾不是一般裝置藝術,寫字樓外牆有射燈動畫介紹此城歷史,商場外牆的3D面具不斷轉國旗顏色。我看得最開懷的卻是警察局,外牆投射了人影,配上驚險音樂,表達匪徒逃離警局的故事。

但高潮卻是在大教堂,射燈在教堂頂尖投現黑點,黑點慢慢掉下,愈變愈大,化成大提琴。射燈再在兩邊投射人影,左邊彈鋼琴,右邊拉提琴,中間最大的人影是指揮家,這時四周響起古典音樂。一個歐洲城市要有很高的包容度和幽默感,才容得下開警局和教堂的玩笑。

遊客去荷蘭都不會去Eindhoven,我卻發現這兒驚喜無限,荷蘭仔說話唔定我是唯一去過Eindhoven的香港遊客,我說:「可能仲係唯一睇過這兒射燈表演的香港人。」這個燈飾表演叫做Glow,一年一度,只在Eindhoven才有,我竟然有幸參加開心死人。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

此小工具發生錯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