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11月22日

再會梵高





十年前我要訪問某個鋼筆品牌,拿了張KLM贊助機票,經過阿姆斯特丹再飛德國。那是九月,我和攝記剛抵阿姆斯特丹,明明已是晚上九點,竟然太陽高掛天空明亮。我們第一次踏足歐洲,如大鄉里出城,不曉得這兒的夏天是遲遲未天黑的,心內震撼。

那次我們參觀梵高博物館,看著他鮮艷畫作就覺歡欣無限,我在博物館買了隻「夜星」玻璃杯,後來不知怎麼摔破了,這回決定去阿姆斯特丹再買一隻。荷蘭仔說聽聞博物館遷址,他為我上網找新地址,給我列印地圖再標記號,他是我遇過數一數二最細心的男人。

我先去Anne Frank故居,這個猶太女孩二戰時跟家人躲藏兩年,最後被納粹軍送到集中營,死時才十五歲。她以日記記錄自己藏身經過,她的故居如今是熱門景點,十年前因人龍太長我不願參觀,這回一樣人山人海看得我十分冇癮。

我一到梵高博物館就興奮無比。荷蘭仔說要給剛添丁的朋友買禮物,我在商店發現印上梵高名畫的嬰兒衣服,即給荷蘭仔what apps照片待他拍板。我給朋友買了掛畫和明信片寄給朋友,回家才發現忘了給自己買隻杯,寫blog時才知我興奮得忘了在博物館拍照,頂。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

此小工具發生錯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