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11月24日

煮飯婆


 歐洲人很少出外用餐,人人在家做飯,因此大部人的廚房工具樣樣齊備。荷蘭仔貯物室的糧油食物堆積如山,我跟荷蘭仔說:「打起仗來都餓你唔死。」我天天去別的城市遊覽,五點天黑就回家,荷蘭仔八點收工,夠我慢工出細貨做晚飯。

我以前煮頓西餐,食譜說要某幾樣材料,我買少一樣都煮不成。如今工多藝熟,就地取材,見乜煮乜。我在荷蘭兩星期晚晚在家煮飯,而且天天新款絕不重複。還學懂廢物利用,見麵包過期便做麵包布甸,香蕉快爛便焗香蕉麵包。

荷蘭仔跟拍拖七年女友分手後,四年來一直獨居,回家夾件三文治醫肚,這兩星期晚晚衣食豐足。有次他飯後躺在沙發睇波,我剛泡好兩杯熱薑蜜,他望著我說:「你搞到我好懶,老實講句,我好耐冇被人照顧,忘了是怎樣的滋味。」

我煮了兩星期素菜,最後一晚隆重其事焗了隻雞。他吃過一半放下刀叉,我問:「食完啦?食咁少?」他望著餘下半隻雞正色道:「我食晒呢碟,咁你聽晚走了我唔知食乜。」要令一個男人記住你,如果不能靠出得廳堂,也可以靠入得廚房。哈哈。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

此小工具發生錯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