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11月26日

重遇故人



我跟預科班的同學很疏離,跟Faith較為啱傾,我跟她說起我爸一年前過身,不久她在學校忽然攬著我大哭,原來她爸爸中風死了。畢業後我們沒再聯絡,兩年前我們在Facebook相認,她跟香港老公住在保加利亞,我們決定來個千里重聚。

她人在異鄉常讀香港報章,她家有隻小貓叫老虎仔,反國民教育示威期間,她上載一幅老虎仔交叉雙手照片,看得我哈哈大笑。我問她假如我來探訪,她可有地方收留我,她答:「你唔介意同我隻貓瞓就得。」我說:「鼎鼎大名識反國教的老虎仔,我恨不得同佢同床。」

這夜我問起她們怎麼跑到保加利亞來。原來她一直參加教會合唱團,她的老公鼓勵她去唱歌劇,她三年前來保加利亞攻讀音樂碩士,還得學意大利文和古希臘文。他老公也辭職搬來讀拉丁文和古希臘文,希望可以看懂原始聖經。兩人都是虔誠基督徒,好彩沒有向我傳教。

她們兩個是班上唯一外國人,唯有學習保加利亞文,她說得流利教我歎為觀止。我認識一個懂得馬達加斯加文的美國妹,如今又重會懂得保加利亞文的香港朋友,我的意大利文和西班牙文大把用途,學了也不出奇,但她們這些根本就是外星話,竟然肯花心血去學,真叫我五體投地。
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

此小工具發生錯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