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11月28日

跳上學生團





Faith兩公婆就讀保加利亞大學,這兩天學校搞了考古團,由蘇菲亞向南往希臘邊境,沿途經過幾個古跡。我出發前她問我要不要參加?怕不怕考古悶?我答:「我最鍾意睇老嘢,仲越老越好。」此團得學校贊助,兩日一夜住溫泉酒店,盛惠三百蚊港幣,感動死人。

保加利亞人的始祖是公元前四千年的部落民族Thrace,版圖遍及今保加利亞和希臘北部。你想像幾千年前的人已懂做馬賽克、金製面具。保加利亞如今是歐盟最窮的國家,攀高不成信信心受損,就興起溯古追史尋找身份認同,因此考古學成為當今最潮的科目之一。

Faith家裡有本保加利亞的Lonely Planet指南,但兩公婆竟然沒看過,她說自己不愛看字,每晚在家裡看《蘋果》動新聞,她說:「我唔鍾意睇字但讀到碩士都好奇。」於是那本指南全程由我獨霸,由上車讀到落車,一停站就讀讀自己去了哪裡,這樣才覺得自己在旅行。

這個考古團朝早七點出發,我慣了早睡早起冇乜所謂,但她們平時睡到日上竿頭,男主人竟然因為是日早起作感冒!幸好晚上住的酒店有溫泉,明明其他同學都要上講座,他兩公婆卻走堂跟我泡溫泉,又來來回回焗桑拿,男主人說鼻子好像通了一點點。
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

此小工具發生錯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