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11月28日

保加利亞人




 

鴨仔團第一天去保加利亞南部兩個小城的遺跡,第二天過境希臘北部參觀另外兩個古城。兩個國家一線之隔,物價漲了兩倍,許多希臘男人北上保加利亞尋歡,我們昨晚住的溫泉小城Sandanski是希臘人的性都。但我沿途只覺希臘女人美麗得多,有錢就能護膚能打扮能裝身,學可愛表妹話齋:「世上沒有醜的女人,只有懶的女人。」但窮女人都未必會靚。

此團四十個學生,由三位教授帶隊,不是教考古就是教古希臘文。保加利亞人習慣優哉悠哉,教授學生不斷休歇煲煙吹水。我們的巴士半路中途停在油站餐廳,說是正在下雨古蹟難行,不如待雨停再出發。我落車未見雨絲,只見幾位教授爭相坐下嘆咖啡吹吹水,Faith說:「你問他們幾點出發,他會反問你好趕時間嗎?這兒人人時間太多,沒有趕時間的概念。」

我們去到最後一站,看完博物館已是下午三點,由此回到蘇菲亞要四粒鐘,誰知那班大爺卻要先行嘆個希臘大餐,著我們晚一點才出發。我們三人在小城走走逛逛,誰知遇上星期日,所有商店關門,我本來想在買些希臘品牌Apivita護膚品只好空手而回。紀念品店的櫥窗陳列精緻手做的首飾,Faith看得雙眼發光,但這兒是歐洲,總之周日不營業。

我懷疑Faith是購物狂,她在這兒只住三年,家裡竟有近廿對鞋,有電湯煲、攪拌機、炮谷機、影印機、scanner。最誇是她們今年二月搬到新居,明年二月返香港,竟然在浴室裝了台巨型按摩浴缸。最初業主不准她們鑿牆裝缸,但她們答應把浴缸留下才成事,因此我們仨晚晚輪流Jacuzzi。有晚我捧著小說坐在浴缸一粒鐘,蒸得額頭一直冒汗,好爽。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

此小工具發生錯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