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12月16日

傻大姐


Pippo曾經有個韓妹同屋主,有次她聲稱好奇取了泰妹女友的外套,而泰妹又聲稱好奇翻看韓妹物件而發現這件外套。後來泰妹動員家鄉姊妹在Facebook數臭韓妹,韓妹又玩挑撥離間勸我跟Pippo絕交。我當時人在匈牙利,兩個女人各自用Skype向我數臭對方,聽到都覺得煩。

如今同屋主換成意大利女人Ariana,是一本藝術雜誌的總編輯。 Pippo家裡有兩個廁所,一個在主人房內,但美藉越南女友整天閉關房中,我唯有硬著頭皮問Ariana可否用她的,她驚訝問:「點解唔可以?你隨時都用得。」她更乾脆天天把房門打開,讓我進去用她的風筒。

越南女友見面不打招呼,說話也不望人,我在羅馬留了五天,再去遊聖瑪利諾幾天,回來後她已返回美國。Ariana說:「她在意大利兩個月,幾乎房都未出過,亞洲女人都好像男人影子一樣,只盼望男人回家。」我說:「咁又唔係個個,我都係亞洲女人。」她答:「所以我覺得你好奇。」

我們相識不久已經很夾,這天跟她去朋友派對,晚上經過萬神殿,Pippo舊居離這兒才兩分鐘路程,那些年我天天都經過。這個景點實在百看不厭,於是半夜三更我們兩個女人就在萬神殿前磨爛蓆。Ariana來自意大利最細的省份Molise,邀我跟她回家過新年,我拍手叫好期待萬分。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

此小工具發生錯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