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12月24日

等愛的女人


我雖不好足球卻熱愛意大利,只要足球賽是意大利對別國我定必捧場。我在香港有班中學同學陪我睇波,最多他們捧英國我捧意軍,但我的意大利朋友卻不睇波,Pippo家裏甚至沒有電視機。周六有場羅馬對米蘭賽事,我發茅一樣找人陪觀賽,竟然沒有一個理我!

我在couchsurfing網頁寫下想搵伴睇波,卻收到大堆回覆約我出街飲酒。很多意大利男人將這網頁變成溝女工具,我嫌他們太煩就刪掉自己的留言。Ariana說:「你答應他們出街,我扮係你出現,當去識男仔。」她的姊妹忿忿不平,投訴意大利男人只肯花精力追求亞洲女人。

Ariana跟前男友同居兩年被飛,分手後那男人有時跟她打場友誼波,然後無影無蹤一會,又出現跟她相好一晚,接著又消聲匿跡,如此拖拖拉拉五年,她說痛苦得很。我問她:「跟他絕交吧?」她說:「咁我又掛住佢。」我問:「見面唔搞嘢呢?」她答:「唔得喎,我鍾意做愛。」

Ariana謔稱Pippo的亞洲女友是「影子」,說她們沒有性格沒有生活,但天下女人最終同宗,都想找個好歸宿。這天她的姊妹來吃午飯,剛巧Fabrizio來按門鐘,準備接我去做甜品,其中一位單身姊妹聽聞來了男人,當眾托起胸圍,擠高雙乳。而她的上圍未托前都有36E囉!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

此小工具發生錯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