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12月26日

籌備平安夜





意大利平安夜如香港年三十,人人回家吃團年飯,我跟Pippo回家過節。他老家在萬神殿後面,他老竇曾是著名導演,有次我們到樓下餐廳吃飯,經理侍應殷勤招呼,有個中年女人經過,躬身四十五度跟他聊天,Pippo後來說:「她是在《耶穌受難曲》裡扮技女的演員。」

大導老竇的電影曾在南美洲上映, Pippo在eBay找到阿根廷上映時的電影海報,作為老竇聖誕禮物。我跟他晨早出門收貨去,穿梭在盎然小巷之中,陽光灑在古宅牆上,一壁藤蔓發出綠油油的光芒。我們明明有事要幹,卻在咖啡館懶洋洋坐了下來,陽光普照的冬日羅馬會催眠人。

我問Pippo:「帶咩禮物去你家好呢?」他答:「我點知,一係買盆栽。」走到花檔,我問他:「買邊盆好呢?」他答:「我點知,你鍾意啦。」我有時無聊問句:「唔知聽日落唔落雨呢?」他會答:「你問我我點知,我又唔係天文台。」他怕被人倚賴的程度,比我更甚。

我用一百蚊買了盆紅噹噹的花,店主用紅噹噹的花紙包好。我們捧著禮物和盆栽回家,途中遇上他的朋友,又坐了下來嘆咖啡。末了Pippo拍拍籮柚就走,那紅噹噹的盆栽在他眼前,他竟然以為是咖啡館的裝飾。我們兩個又冇耐性又冇記性,我估跟我們拍拖的人應該幾難受。

2 則留言:

此小工具發生錯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