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12月3日

好奇心






保加利亞的舊首都是中部城市Veliko Tarnovo,最勁抽景點是建於五世紀的城堡。我們的車子還在公路開行,遠遠已望見遼闊城牆居高臨下,中間屹立一座圓頂教堂。我們棄車徒步,才見兩邊城牆一直延伸,像兩條長長的手臂要將這個城市牢牢包圍一樣,好鬼浪漫。

我翌日晨早起床,她們還在好夢之中,我獨自走走逛逛。這兒的大宅外牆全是塗鴉,猶如現代派畫風,大宅一邊背山望河,一邊是喧鬧馬路。我走到老城中心,石卵路上兩邊都是老房子,外牆郵筒也是塗鴉,那種朝氣勃勃、活力無限真叫人醒神。

我等到九點城堡開門,成為是日第一個遊客。城堡盡頭有個行刑台,其實是一壁陡峭大石,下面是滔滔河水,當年土耳其人將政治犯推落河中。Faith兩公婆曾經到訪Veliko,沒有走進城堡,這回她們寧願瞓覺也不順道進來參觀,到底他們是怎麼制止自己的好奇心呢?

鄰鎮Arbanasi有個教堂佈滿十七世紀壁畫,唯時值淡季教堂關門,但告示寫著要參觀可打某個電話號碼。兩公婆似乎嫌麻煩,Faith問我:「你係咪真係好想睇?」我答:「一場來到梗係入去。」終於有人來開門,只見每吋牆壁都是畫,看得很是高興,他們大讚值回票價。
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

此小工具發生錯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