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12月31日

爵士懷故人





Ariana來自意大利第二細的省份Molise,邀我聖誕節後去探她。我在羅馬一眾朋友未去過Molise,只因那兒交通不便、景點又冇。Pippo事前警告我:「你去意大利南部作客,實比人糟肥先准走。」我人未到,Ariana已問定我晚餐第一道菜吃雲吞定意粉,第二道菜要雞定牛。

Ariana跟妹妹Maria開車接我上山,她們的村莊叫Pietracatella,Maria說:「條村好細,人口千二人。」我算算手指,說:「我在香港住那幢樓多人過你哋成條村。」她的朋友說自己有個香港朋友住廿四樓,Maria挑戰她:「Ling住廿七樓添呀!」原來住得高都有得鬥。

山上有條又長又斜的石梯,通往全村最老的千年教堂,教堂天頂有個銅鐘,由村內一位德高望重的女人每天四回爬去敲擊,Araiana說:「婆婆幾年前過身了,村內沒人願意做這件差事,於是改用電子敲鐘。」她的家三層樓,三邊都是無遮無擋山景,遠方還有個水塘。

是夜我們去最近的城市Campobasso聽爵士樂,忽然奏起經典歌《Nel blu dipinto di blu》,幾年前我們一班中學同學為賀阿簡結婚,拉大隊去澳門威尼斯人拍片,紀錄他兩公婆的意大利遊記,這是片中主題曲。如今他們定居澳洲,我卻在意大利這個偏遠無倫的地方想起他們。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

此小工具發生錯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