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12月6日

蘇菲亞第一雪


我在奧地利見證Salzburg第一雪,我懷疑那種感覺好像男人發現女友是處女,忽然跟對方建立一種很親密獨特的感情。我離開保加利亞前一天,荷蘭仔告訴我荷蘭下雪了,我答:「係咩?保加利亞呢度好暖好好陽光。」

我從Plovdiv坐巴士回蘇菲亞,沿途天色愈來愈暗,到我轉坐的士回家時,天上慢慢飄下雪花,連保加利亞都下雪了!我跟荷蘭仔說:「我在奧地利和保加利亞都見證今冬第一雪,唯獨荷蘭沒有,唔公平。」

天寒地涷、雪花紛飛,我忽然好想飲碗雞湯,便披上Goretex雨褸冒著風雪走十分鐘往超市買隻雞。回到家裡浸了個溫泉浴,出來時Faith已焗好心太軟。我們先吃甜品再喝湯,Faith飽滯過度,晚上肚子隆隆作響,一夜無眠。

我著她們不用送機,獨自坐的士往機場。誰知昨晚落雪兼遇繁忙時間,原本半粒鐘車程變成塞足一粒鐘。我的當地貨幣不夠付車資,尷尷尬尬掏出五蚊歐元找數,那位司機爽朗無比,照收可也沒抱怨半句,保加利亞人真好。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

此小工具發生錯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