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12月18日

健康潮





Pippo一向多菜少肉,三年前晉身素食者,鍾情有機蔬果。他是某有機食材店的定期顧客,每周付二百七蚊,該店把一大箱蔬果送上門,次次新款。我跟他連續兩星期收包裹,好像拆禮物一樣,他說:「有時送來不懂煮的菜,便上網找食譜,又學識一道新菜式。」

我跟一班中學同學本是食肉獸,自從年中阿始患過重病,大家好像覺悟前非說要健康飲食,我也開始鑽研意大利素菜食譜。我跟Pippo說起猛男一家還是食不煮素菜,他說:「Raw vegan是最健康的,但實在好難做到,我視煮食為一門藝術,人生不能沒了這門藝術。」

他家裡有個勁級攪拌器,跟阿始和猛男家的相似,將蔬果和植物種籽做成shake。我們每晚煮飯仔,我煮香港菜式如蕃茄炒蛋和炆蘿蔔,他教我煮西蘭花意粉。我有時把照片傳給荷蘭仔,他也是愛素之人,但意大利和中國廚藝比他老家荷蘭博大精深得多,看得他流晒口水。

這天我邀來八個朋友來吃飯,他們都是Pippo老友也跟我玩埋一堆。我在廚櫃發現芝麻,便把芝麻烘香連紅糖攪碎,又買來糯米粉,做了我人生第一道芝麻湯丸。三年前Alessia還挺著大肚,如今李安納度已經兩歲,我從保加利亞給他買了木製玩具,他玩足一晚自得其樂。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

此小工具發生錯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