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2月2日

警察妹妹



Amritsar幾乎跟巴基斯坦接壤,每天臨近黃昏會有邊境關閉儀式,Lonely Planet形容這個儀式很趣怪,加拿大仔和天津仔興致勃勃拉我同行。七人麵包車塞了十二人,搖了一個半鐘才到,落車後要走一公里的路,沿途護照給查了三次,我其實好怕這種如臨大敵的場合。

每次中間的印度軍佬舉咪吆喝,就有兩位軍佬提步走到巴基斯坦那邊,舉高腳作狀要踢開對方的閘,現場觀眾九成都是印度人,人人興奮叫囂。這個無聊動作竟然重覆了十次八次,歷時半個鐘,最後軍佬用印度話大叫一句:「我愛祖國!」人人回應一句:「我愛祖國!」

我實在看不下去,中場借尿遁清靜一下,等到儀式完結才跟他們會合。民族主義教你盲目效忠可能壞事做盡的政權,同時要你無緣無故痛恨你甚至不認識的人,於是每回大陸難得有官方批准的反日遊行,總有日產汽車被推翻、日資商店被破壞,這種所謂愛國教育令我作嘔。

翌日坐長途巴士,有個八歲女孩堅持坐我旁邊,我問她的志願,她答:「我要做警察保護國家,我們的敵人是巴基斯坦,他們很壞。」Punjab省份本來就包括巴斯坦斯,到四七年印度獨立後才被迫分成兩個國家,我說:「你們本來是一家人,怎麼現在變了敵人?」她像背書一樣說:「巴基斯坦真是很壞的。

Lin曾說她的台灣朋友讓兒子上佛教學校,有次看見車子載着牛兒往屠場,幾歲的小孩低聲唸觀音心咒望牛兒超脫。有種教育培養慈悲心,有種教育灌輸仇恨感,祝警察妹妹好運。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

此小工具發生錯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