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3月13日

又見荷蘭仔

跟荷蘭仔相約去挪威睇北極光,當然要先來荷蘭幽會。荷蘭仔想開車來接機但正值塞車時間,反正坐火車也只是個半鐘,我叫他到火車站接我好了。誰知百年唔逢一潤遇上火車失火,明明個半鐘的車程變了兩個半鐘;再百年唔逢一潤我竟然落錯車,錯失接駁車,結果足足四個鐘後才跟荷蘭仔重逢。

上次荷蘭仔兩星期前已準備我的來訪,又借單車又種香草,這次他甚麼都沒提,我出發前兩天問他:「我今次有單車用嗎?」他答:「你真想知嗎?不要驚喜嗎?」我心裡嘀咕,次次都有單車用,有驚喜即是冇單車?他在車房揭曉,上回他借了兩輛單車讓我揀,這回竟然有第三輛,他說:「我踩過了,這架的座墊最舒服,又快。」

話說挪威的天氣將是零下十二度,我執包袱時簡直方寸大亂,執了一個六十升背囊兼一個細篋,我好歹本是個行裝輕便的背囊友,實在不忍自己變了回鄉大嬸,結果臨上機由頭執過,竟然執出了七條長褲!我把許多無謂衣服丟下,最後變回一個細篋一個小背囊,還有一袋全是給他父母外婆的手信,還有許多我要給他煮的食物。

我幾日前說已想好第一晚煮甚麼,他答:「我兩星期前已諗定你會煮甚麼。」他知我怕涷,浴室本來已有中央暖氣,他再添了一個暖風機,在我沖涼之前為我開着。我沖完涼他已躺在床上,還睡了我的位置,我問他:「我睡這邊可以嗎?」他移去另一邊,說:「這邊是你的,我想幫你瞓暖佢。」我溜進被窩裡,好暖,好甜。

1 則留言:

此小工具發生錯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