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3月18日

征服惡貓



荷蘭仔的貓叫Kwibus,牠不喜歡我跟荷蘭仔同床,每次我想摸牠牠就走開。有次我叫她不要呷我醋,牠竟然轉頭咬我。荷蘭仔用盡方法令我們和好,例如安排我去餵牠晚餐。不過貓非草木誰屬無情,這位大婆終於肯接受我這個二奶,我叫她她會走來讓我摸,不過只摸一下她又走,有朝牠跳上我的膝蓋坐了一會。

我們要去挪威一星期,荷蘭仔從挪威回來幾天後又跟阿哥細佬去巴塞隆那,他決定把Kwibus送到舊女友媽媽家寄養三周。荷蘭仔曾經有個拍拖七年的女友,分手之後情同兄妹,舊女友如今嫁到英國去,荷蘭仔間中去探望對方媽媽,有時帶着Kwibus為她解悶。這晚荷蘭仔執行李,但行李箱卻給Kwibus佔領了。

話說我每次來,荷蘭仔都去問朋友借單車讓我踩,上次又買了個諾基亞電話給我在荷蘭用。這回他說有驚喜給我,車房內有三輛單車,兩輛是上次我踩過的,我以為驚喜就是借了第三輛單車。五天之後,我說第三輛最好用,下次來可以再借嗎?他答:「這是你的單車,我在網上找了很久,最後在單車店買回來的。」

他叫我為自己的單車命名,我說它叫Tupiza,就是我們在波利維亞相識的小鎮。我問他的單車叫甚麼,他側頭想一想答:「叫Dalai,不如你的叫Lama。」我笑到碌地,說喇嘛即藏傳佛教的僧人:「I can't ride a monk. So mine is Tupiza. Yours is Dalai.」荷蘭仔極度慳家,竟然為我又買電話又買單車,阿純聽了說:「下次會否買個衣櫃俾你擺衫?」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

此小工具發生錯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