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3月27日

過日辰





我們住的小島叫Reinøya,意思是幫聖誕老人拉車的馴鹿(Reindeer),荷蘭仔一到便嚷着想見鹿。島上從北到南只有一條馬路,我們開車踩視察場地,常見白兔跳來跳去。難得遇上迎頭車輛,大伙兒怪叫:「嘩交通擠塞呀!」碼頭旁邊有輛巴士,我們說要等夠人才開車,結果在小島四天,巴士總是空空如也。

我們的重點行程是看北極光,因此要想辦法過日辰。路上有輛雪撬,荷蘭仔讓我如公主出巡般安坐,他在後面一邊推一邊說好浪漫。後來由我和女主人將男主人如皇帝出巡般拉回去。悶了我們就堆雪人,就地取材折下樹枝枯葉做眼耳口鼻,但晚上下起大雪來,雪人先生孤身抗雪,荷蘭仔說要給他送碗熱湯。

男主人找來四個我以為是垃圾鏟原來是滑雪用的工具,各人帶着爬往山坡最高,坐在膠鏟之上提起雙腳,人就會高速滑下雪山。我興奮得哇哇大叫,下轉由荷蘭仔從後攬着我的腰來個雙人共滑,如此來來回回玩了好幾轉,一條雪路給我們磨得餘下冰路,害得身型纖瘦的男主人大叫屁股好痛。

島上有條馬路貫穿南北,我們開到最北端的海邊,在水靜河飛的雪地上竟然聞得人聲, 一頭雪撬犬奔來纏着我們嗅,原來有三母子在放狗。狗兒難得見人興奮得很,反而三母子一臉腼腆不懂反應,手忙腳亂想拉狗兒離開,男主人說:「挪威人好怕醜,個島平時又冇乜人,可能見我哋咁多人嚇親。」
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

此小工具發生錯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