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3月29日

碌落雪山





荷蘭仔帶了媽媽的行山儀器去挪威,無論走到天涯海角它都會引領我們回到起點,荷蘭仔還說雪山崎嶇兼天氣萬變,又怕緊急電話可能打不通,最好帶備乾糧上路以防濟留山上。荷蘭仔的無微不至最後被男主人的3G電話KO了,我們選了一條三公里的山路,雖然白雪遮蔽了路牌,幸好世上還有Google Map,天涯海角仍知自己身在何方。

我們把行山鞋套上小屋提供的雪鞋,但不懂是穿雪鞋太難走路,還是雪地太過磨人,我氣來氣喘還是落後人家幾百米。 後來荷蘭仔乾脆走在我身後,我停下來他便推我一把,我喘氣了他便囑我加油。荷蘭仔認為我穿雪鞋的步姿錯了,幸得男主人為我解圍:「佢雙腳短,要從雪地提起腳辛苦啲,你雙腳咁長唔明的。」

山上一望無際只得白雪,光禿禿的松樹鋪滿雪花,連湖泊都成了漫天雪地。荷蘭仔舉手拉一拉樹枝,走在前面的女主人頭上湧下雪瀑布。我們花了個半小時走完三公里的路,決定班師回朝醫肚去,我上山太慢害眾人久等,決定滾下山追上大家,誰知雪地太軟不好滾,我捲着一身雪坐起來,荷蘭仔串串槓說:「You are a slowman. 」

我們經過鋪成雪地的湖泊,停下腳步不作一聲,天地寂靜得只有颼颼風聲。如果天氣好的話,從這兒還可看到山下的大海和對岸的雪山。荷蘭也會落雪,卻沒有這麼一望無際的積雪,更沒有巍峨的雪山,荷蘭仔一臉滿足說:「我正是為了這些雪來挪威,如果今晚再睇到北極光,這個旅程實在太完美了。」
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

此小工具發生錯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