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5月26日

桃花源記






京都的寺院太多,萬能的林仔給我精選了必遊之地,他不單數得出每個寺院的典故,甚至教我參觀路線,彷彿人家的平面圖印在他腦海一樣。我前幾日寫的日本中文《心經》之謎,林仔已解開疑團。原來日本的佛經果然以漢字流傳,而日本人 朗誦佛經時,用的是唐宋時代江浙地區的口音,因為當年去日本傳法的高僧,大多來自江浙一帶。

萬能的林仔推薦的景點多是宗教古跡,除了貝聿銘設計的美秀美術館。我問:「佢的展品好勁㗎?」他答:「呢個唔重要,最緊要是佢個建築本身好勁。」我當然曉得貝聿銘好勁,他的作品包括香港中銀大廈、巴黎羅浮宮,我只沒想過林仔竟然將這個建了才十幾年的博物館,跟一眾千幾年歷史的寺院齊名。

於是我先坐火車,再轉一個鐘才一班的巴士,坐了一個鐘頭上山,買了入場票後,沿路往建築物走。兩旁不知是楊柳還是甚麼的樹在彎腰迎賓,拐個彎後出現了一條隧道,隧道用銀色的金屬材料建成,竟然帶來一點冷氣房的涼快。這條隧道穿山而過,卻是彎彎的教我看不到盡頭,不知前方賣甚麼葫蘆藥。

然後,出口的綠蔭終於映入眼簾,陽光透過樹葉將綠色灑在隧道之中。春天時櫻花綻放,隧道薰得粉紅;秋天時楓葉遍山,隧道染得橘紅。我終於置身玻璃包圍的展館,放眼盡見外面的青葱翠綠。我簡直是目瞪口呆,是怎樣的天才想出這種傑作。美術館內有個八分鐘紀錄片,講述貝聿銘最初參考《桃花源記》的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概念,美術館起好後,他把原本鏟起的大樹再移植到建築四周。

當那邊廂香港為了一條唔知有冇用的高鐵鏟平了菜園村,為了只有豪宅商場的東北發展區移平新界農地,這邊廂貝聿銘卻堅持將建築能跟大自然融合,而後者才夠資格流芳百世。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

此小工具發生錯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