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6月1日

宇治雪糕





上次荷蘭仔來香港,問我怎麼中國甜品乜都係紅豆,這回我人在日本覺得乜都係綠茶。中國人泡茶用茶葉,日本人的茶卻由一點粉末開成浮起細泡的綠茶。京都火車站有家窩夫店,綠茶味竟然好過朱古力味。我在法隆寺外食了一個綠茶雪糕,不過好生失望。

這天去宇治看平等院,我以為這間寺院不算有些名,誰知火車站外極多人。馬路兩旁都是手信店,我才曉得出名的不是平等院,而是宇治本身,因為這個小鎮專出綠茶,我決定再來試試綠茶雪糕,嘩,宇治綠茶果然特別濃郁。

平等院的主殿叫鳳凰堂,屋頂兩側各有一隻鳳凰銅像相對而立,這是日本僅存的平安時代的建築之一,如今已經有一千年歷史,日本十蚊硬幣上繪的正是這座鳳凰堂。但人生最無奈的是,我掛住食雪糕,來到才知鳳凰堂的門劵售完,都是綠茶惹的禍。

我沿着河邊走去火車站,忽然傳來悅耳的色士風聲,我以為不知哪家茶店在播歌,原來橋下有位大叔在吹奏。他一曲奏畢,旁人齊聲拍掌,惟大叔環顧四周無目表情,反而似責怪大家不讓他安安靜靜。日本人極有禮貌,同時又很孤僻,都係熱情的意大利人最好。
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

此小工具發生錯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