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7月26日

女人兵團


去羅馬總是住在Pippo家,因而認識他的房客Arianna。他們對我這個客人無任歡迎,最長招待過我住兩個月,雖然我總會間中飛去別處,但家裡某個角落就成了我的地盤。這回Pippo跟女友剛由倫敦搬回羅馬,暫住在哥哥家裡,由Arianna招待我住在客房。

Arianna一班好姊妹住在附近,於是早上我們去Necci食早餐,晚上又去附近的餐廳飲酒。她的朋友任何時候都化濃妝,聚埋總是討論男人,說自己有個單身男性朋友好襯現場某位單身女郎,說着說着就相約一個紅娘飯局,其實這些話題真是好鬼悶。

Cinzia是我最喜歡的Arianna朋友,她寫書拍電影,半年前在美國結交一個做記者的男朋友。她樂意向我們展示靚仔男友的照片,然後讚我的荷蘭仔也好有型得體。上次荷蘭仔在羅馬跟Cinzia吹過兩咀,後來她把自己的新書寄給他。

不過女人的友誼有時很濕滯,女人兵團中有個很妒忌Arianna的人緣,既向她的前男友拋眉弄眼,又在背後巴結Pippo,她約一眾姊妹在Necci慶祝生日,偏偏不約住在樓上的Arianna,卻又要把相片公諸於世。Arianna提起仍然傷心,我勸她遇上八婆還是早走早着。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

此小工具發生錯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