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10月30日

荷蘭外婆





荷蘭仔幾年前去南美旅遊之前,由外婆惡補葡文,因為外婆精通多國語言,曾經為飛利蒲員工開班教葡文,以助公司進軍巴西市場。荷蘭仔提議我白天去請外婆授課。外婆住在離Eindhoven約十五公里外的小鎮Valkensward,那是荷蘭仔出世的地方,他全家仍然住在那兒。

荷蘭仔給我繪了地圖,跟外婆約好時間。我開着Tupiza沿着樹林踩,黃葉間中飄下,路邊是白磚啡頂的小屋。一個鐘後我在外婆家按鈴,她開門即說:「Tim問你到了沒有,剛收線。」她愛收集一切關於旅行的剪報,幾乎堆積如山,都是為了送給荷蘭仔,這兩婆孫好纏綿。

我帶了文法書和字典要做好學生,誰知外婆問:「你介意我邀請鄰居太太來喝茶嗎?她想練習英文。」最後荷蘭文速成班變成我跟兩個阿婆吹水。我說起自己出世時,父母的雙親已經去世,所以成世人未見過祖父母,她說:「有啊,你有一個外婆在荷蘭。」外婆經常說覺得識了我一輩子,認定我前世是她的孫女。

外婆相識滿天下,她的手帕交是一位入籍巴西的俄羅斯人,還有個住在葡萄牙的好姊妹,外婆說不如下次我們兩婆孫一起去葡萄牙。她的葡萄牙好姊妹很迷梵高,於是外婆買了五張梵高海報要侍下次送她,但聽說明我也喜歡梵高,二話不說就將海報送我。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

此小工具發生錯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