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11月10日

二手店



荷蘭仔家附近有間二手店,我買了很有荷蘭色彩的兩歐元瓷磚和一歐元玻璃樽。荷蘭仔不曉得有這個寶藏,隔兩天花七歐元買了剪草機和長梯。是夜我們踩單車去,無法把獵物帶回家,我問:「咁你搵日同Tuk-tuk來?」荷蘭仔心滿意足笑:「Tuk-tuk這個名實在太型。」

我們的單車叫Dalai和Tupiza,汽車叫Tuk-tuk,荷蘭仔說很喜歡這樣為我們的東西改名,而且都是跟過去的旅程有關。他說起他正在維修的綿羊仔既然來自意大利,總要改個跟意大利之旅有關的寶號,我們各自踩着單車不約而同叫:「Gelato!」

我此程只有十二天,最大意義是令頑疾纏身的奶奶願意求醫,奶奶把我當成來拯救她的天使。這夜我陪她看完醫生,再約了荷蘭仔和萬能後父食Pizza,荷蘭仔說:「Ling此程還有一個成就,她終於打動Kwibus。」他對於大婆和二奶終能相敬如賓很是老懷安慰。

荷蘭仔有隻高竇貓Kwibus, 幾年來對我不瞅不睬,這回我伏在沙發上寫稿,牠爬到我的屁股上睡覺;我挨在沙發看電視,牠爬到我的大腿上陪伴。荷蘭仔說:「我忘了對上一次牠除我之外還肯親近誰,可能是我細佬,他以前也住這裡,你應該是第二個。」

嘩哈哈,我會繼續全心全意冧掂你生命中重要的人和貓,撒下的善業總會有天開花結果,你最終會逃不出我的五指山。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

此小工具發生錯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