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11月4日

四十公里





我們前一天在博物館過,今天決定回歸大自然。荷蘭仔說先踩去梵高村,我去年自己來過,這次沒有走進市中心,只在郊外踩單車。荷蘭仔指着一顆大樹說:「幾百年前梵高在樹下屙尿。」我以為他吹水唔抹嘴,誰知前方真有路牌寫着梵高在這兒畫了哪幅畫。

我沒有預備午餐,卻遇上一流的野餐地點,決定停下來呷口羅漢果茶。有雙公公婆婆踩單車來拍拖,有個女仔騎着馬經過。這些如詩如畫的風光,由他家裡踩半個鐘單車就到。荷蘭仔說有時他會帶着幾枝啤酒和一本書,開車到叢林之中睇書。

我想知道距離目的地有多遠,荷蘭仔邊踩單車邊查google map,他雙手離開單車仍能控制自如,我日子有功也能單手操控單車,有型有款踩着單車影相,半個鐘後才發現相機不知怎麼推到攝錄模式,之前影的相都得報銷,他踩單車的英姿羡慕死我。

我們是日要踩四十公里的路,荷蘭仔怕我體力不繼,一直用目的地Oirschot的雪糕引誘我。我們經過某個農莊,用一歐元買下一大包合桃,去到Oirschot吃了凍到入骨的雪糕後,我說今晚要食熱辣辣的青咖喱,荷蘭仔卻好恨食南瓜意粉,誰知前一天買的南瓜淡然無味,陰公。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

此小工具發生錯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