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月6日

洗腦





帛琉整個國家只有兩萬多人口,除了原住民外最多是菲律賓移民。我們要在最大城市柯羅(Koror)消磨十八小時。導遊小姐帶我們看仿白宮的政府總部、史前墓地,但帛琉最靚的還是大海。一望無際的大海分成深淺不一的藍色, 跟蔚藍的天空和青綠樹蔭連結成漂亮的圖畫。

帛琉人用美金,柯羅市內都是悶出鳥來的紀念品店和餐廳,物價指數拍得住香港。北京妹去了按摩,北京仔去買手信,我在酒店跟荷蘭仔談情。晚上我們跟科威特表兄弟吃泰菜,他們半夜飛往關島,再環遊太平洋其他小島國。其他人都得半夜飛往首爾轉機。

北京仔跟北京妹一樣都是大陸尖子,十三歲入讀北京大學,如今在美國住了七年。他說自己同情西藏,台灣本應獨立,香港不可能跟大陸融合。我問:「大陸像你這樣思想的人很少吧?」他答:「我們這些七十後的人經歷過六四,不可能被共產黨洗腦。」

只有十九歲的北京妹正是被洗腦的一代,嘲諷日本沒有文化,說台北應該很悶,明明自己根本沒有去過,她的結論是共產黨必須鐵腕治國,香港人要包容大陸人劣行。北京仔在旁不以為然:「要靠民族主義來治國是十分危險的。」

我執筆之時已身在香港,銅鑼灣書店負責人被公安越境綁架去大陸審問,一班保皇黨說盡喪盡天良的話,環球時報還敢理直氣壯說合情合理。香港人對着共產黨如同文明人對生番,何止不可能融合,還得講句天滅中共。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

此小工具發生錯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