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3月18日

耆英着和服(二)





耆英們又爬樓梯上三樓更衣,這回店員都是日本嬸嬸,沒一個懂得英文,我這位翻譯無用武之地,乾脆當起攝影師來。我媽不肯掉長褲,和服之下露出褲管。耆英一號好快掉胸罩,弄得日本嬸嬸有點尬。我拍了幾張照片,才發現那個禁止拍照的標語,但一班日本嬸嬸太忙也不理我。

耆英二號本來就有點苗條,穿上和服果然真是有點明艷照人。耆英四號不知是否肚腩太大,腰後那個大結縛極不穩,結果其他耆英都穿好和服要上上四樓寄存物件了,她還在跟背後那個大結掙扎。我得在三樓和四樓之間跑來跑去,因為寄存過程有點複雜,恐怕耆英們會應付不了。

四位耆英在五樓的髮型部集合,只有其中一位耆英的長髮足以梳髻,其他只是吹幾吹。大家裝扮過後又爬樓梯到地庫,挑把紙傘或手袋作配飾,影樓這一層終於准男生進入,表弟有幸參與。耆英一號跟攝影哥哥學擺甫士,其餘耆英則歡天喜地讓我和表弟拍照,這是全日最好玩的環節。


我們要等半個鐘才取回照片,便慫恿耆英出去拍街景,她們勉為其難在門口應酬我們,其實已經倦得無目表情。晚上大家吃了韓燒回家,看着和服照片開懷大笑。我在京都跑了兩次二百米,確保前面的巴士站無誤,發現錯了又跑二百米回去,晚上幾乎筋疲力竭,但滿足別人心願還是挺快樂的。
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

此小工具發生錯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