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3月31日

做個好學生





我去過幾個佛教退休營,總是未天光開始打坐,日落了還在上課,有時甚至過午不食。這回桑耶林寺裡二百幾人九成九都是外國人,我想是為了讓大家適應,所以朝早八點才開始打坐,還會在大殿內齊齊拉筋,休息時在大殿吹水講笑,真是前所未有的輕鬆。

英國居士Clive Homes教授打坐和講解六波羅蜜,荷蘭仔跟我總是霸頭位聽書,他認真到帶了筆記來抄。雨點一直打在大殿屋頂,雨聲成了我的打坐媒介。荷蘭仔說坐得大腿很痛,但不肯坐去後面的椅子上,還是乖乖跟我坐在地上的咕𠱸。

阿貢仁波切被殺後,他的弟弟Lama Yeshe Rinpoche接掌主持,跟我們講解佛學中的「慈悲與智慧」。他長了又白又長的羊咩鬚,跟我們說起自己就算滯留機場時被英國小孩扯鬍鬚也會很快樂,說着說着便把咪高峰夾到自己的鬍鬚去,引來哄堂大笑。

荷蘭仔開了三個鐘車才到桑耶林寺,以為晚飯後便會昏昏沉沉,誰知一上堂便回復精神。佛學講的是離苦得樂,荷蘭仔說:「他們的樣子總是很滿足很快樂,那種innner peace好強勁,我希望自己有天也能如此。」晚上他跟我說:「I love you even more after this trip.」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

此小工具發生錯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