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4月4日

英國的教訓





話說我們在桑耶林寺時,有個英國人聽說我們要去利物浦,叮囑我們應該去甚麼甚麼地方。他來自利物浦,口音重得不得了,我幾乎以為他是外地移民後來才搬去英國。我大概只聽懂他要我們去Albert Dock,一定一定要去Albert Dock。

Albert Dock是在海邊的紅磚建築群,曾經是商船的碼頭,如今成了博物館的集中地。利物浦曾是世界商貿中心,連奴隸賣買都以此為重鎮。十八世紀時,三百萬非洲黑奴運到美洲,一半經過利物浦,許多利物浦商人靠此起家。

繁忙的街道上忽然有幾棵假樹,藏了好多書本,讓人們交換舊書。我們想試英國特有的糕點,但找來找去還是只得悶出鳥來的連鎖店Greggs。荷蘭仔認為利物浦的大教堂是他見過最巨型的,回家Google才發現世上最大的教堂是我們去過的梵蒂岡

我們的盤川只餘四十鎊,還得留起廿五鎊在還車時入油,晚上由我下廚煮意粉,終於可以報答醫生主人。翌日去晏菲路球場朝朝聖,卻不夠時間參觀導賞團,荷蘭仔走勻每個各路,仍無緣一睹球場的風範,就在對面喝了一杯難飲至極的Cappuccino。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

此小工具發生錯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