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9月20日

荷蘭仔與阿爺


荷蘭仔自從三年前跟我去敦煌後便愛上佛學,每次見我便想聽佛偈,去年跟我去蘇格蘭閉關,家中有幾本佛學的書。荷蘭仔對達賴喇嘛的興趣,有時連我都覺得很出奇,例如他把自己的單車命名Dalai,這回他開車五個鐘只為聽阿爺傳法。

當我們參觀盧森堡的城堡時,荷蘭仔看見一口古井說要許願,然後掏出一個錢幣一臉誠懇說:「希望達賴喇嘛健康長壽,四處傳法,令更多人得到快樂。」我心裡的願望也是跟佛法有關,卻沒想起達賴喇嘛,荷蘭仔跟阿爺竟然親密如此。

阿爺傳法時說藏文,我跟荷蘭仔一人一台翻譯耳機,有時阿爺改說一兩句英文,英文台便不再翻譯,直接播阿爺的說話。最後一節是公開講座,阿爺將用英文演講,我提議不如退還耳機,荷蘭仔搖搖頭道:「我要用耳機,好似佢親自在我耳邊同我講嘢咁。」

八十一歲的阿爺受不了舞台燈光的熱,要把濕毛巾蓋在頭頂散熱,我說沒蓋毛巾的照片型得多,荷蘭仔竟然喜歡蓋了毛巾的一張:「證明他不超然,跟我們很相近。」荷蘭仔在蘇格蘭沒有皈依,這天卻乖乖接受了阿爺的菩薩戒。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

此小工具發生錯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