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9月23日

荷蘭的陽光





我到荷蘭第二晚,跟荷蘭仔探望外婆,他說:「外婆見親我就問妳幾時來。」外婆見我在站在門外,興奮得幾乎跳起,肉緊地抱住我錫。八十歲的外婆記憶力衰退,但每次都眼神堅定跟我說:「我覺得我識咗你好多世。」

我們從法國開五個鐘車回家,荷蘭仔還在路上已打給媽媽匯報。他的媽媽剛跟後父從克羅地亞放假回來,她在飯桌上給我看旅行照片,說起明年是他們結婚二十五周年,將宴請八十個親朋戚友慶祝,邀我來荷蘭參加。她的狗Indy愈來愈高大,但有次給Kwibus摑了一巴。

話說荷蘭仔三月時說對另一個女人心動,提議我們做回普通朋友。我最初難免傷心,但叮囑自己失戀的痛苦源於我執,這種痛苦不是他給我的,而是我對他的貪念帶來的。我暗暗許下承諾,即使他真的另結新歡,我都不會在佛法的路上丟下他。

我們一早訂好九月法國講座的門票,我本來打算在法國跟他同遊三天便算,但陰差陽錯下我又臨時轉去荷蘭,卻發現浴室裡仍是我和他的牙刷,我的東西完好沒動,他這個夏天的周末都是一條友去露營,都是我們之前去過的地方。

原來我三月離開之後,他跟那個女人只見了兩次就沒再聯絡,他說:「I'm afraid that you don't like me anymore.」佛法令人快樂,因為它指導你放下自己的得失,驚喜便會源源不絕。我們就這樣復合了,還訂好四月再去蘇格蘭閉關。都說冬天過去了,春天便會來的。

2 則留言:

  1. So happy for you! Hope you and 荷蘭仔 can work out one day!

    回覆刪除
  2. 多謝支持,不過我會更努力學習,就算唔work out都要快快樂樂地生活 yeah!

    回覆刪除

此小工具發生錯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