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9月21日

我們的野餐





我們在Strasbourg的酒店只需三十歐元一晚,為再省錢帶着煮食爐具同行。荷蘭仔停在法國公路旁的僻靜草地,抬出摺枱、摺椅和石油氣爐,我前一晚已想好這兩天的菜單,連蔬菜都一早清洗好,花了半個鐘做好Carbonara意粉和茴香沙律。

講座在郊區的展館舉行,我前一晚做好印尼加多加多醬汁,把蔬菜雞蛋烚熟,當三千人在展館排隊買三文治時,荷蘭仔在停車場擺出摺枱和摺椅。我們在風和日麗之下享受午餐,還有我帶來的大師姐南棗琥珀合桃月餅作甜品。

翌日講座竟然落雨,但荷蘭仔冇有怕,乾脆在車內點火煮食。這種野餐只求簡單,於是我們又添食加多加多沙律,順便準備今晚上路的蕃茄磨菇意粉沙律。路過的法國人對我們這樣下廚歎為觀止,荷蘭仔笑笑口答:「Yes, we are the best team.」

歐洲的野餐設施實在一流,草地可以隨便露營,公路旁邊的停泊處還有長桌長椅讓人休息,明明在公路之上,但四周植了青葱樹木。我們停下來吃意粉沙律,荷蘭仔想吃光昨晚買的Pizza,講究到又要在車內開爐,把Pizza煎熱來吃。

歐洲野餐實在太精彩。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

此小工具發生錯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