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0月14日

泰王駕崩了





我拉隊去不丹朝聖,來回程都得在曼谷留宿轉機。我對曼谷提不起勁,還想怎麼消磨半天好,要麼去Ayuttaya踩單車,要麼上堂烹飪班,誰知出發前傳來泰王駕崩的消息。八十八歲的泰王在位七十年,是世上數一數二在位最長的國王。

我問林仔會引起動蕩嗎?他答:「唔會,泰國人當佢老竇咁,唔會在佢死時搞事。」我晨早坐國泰飛往曼谷,機師用英文廣播說為泰王哀悼,但機上的大陸團嘈到拆天,空姐也懶得為機師翻譯。世界大事畢竟距離香港很遠。

我落機便坐捷運轉輕軌去酒店,但車廂擠得水泄不通,原來這天變成公眾假期,泰國人湧去送喪。泰國宣布玉佛寺和皇宮關閉七天,娛樂場所落閂一個月,政府官員哀悼一年。商場酒店門前掛起泰皇遺像,我們無喇喇參加了人家白事。

泰國人視泰王如神,讚頌他英明平息幾次干戈,例如讓示威學生逃入皇宮,但我難以理解何以他不制止接二連三的軍人奪權,軍政府不依法治,才有黃之鋒被非法扣押。我回到酒店重溫梁文道三篇書評,介紹西方記者Paul Handley的The King Never Smile。從來為人民謀福不靠造神,而是靠健全的制度。

道長書評:https://goo.gl/P1vxQC
Copy short URL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

此小工具發生錯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