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1月6日

左膠作家





墨西哥城最熱門的景點是傳奇畫家Frida Kahlo的故居藍屋,我除夕才到墨西哥城,連續兩天閉館無緣參觀,等到周二才去朝聖,卻遠遠看見人龍,才曉得要一早上網訂票,幸好出門遇貴人終於購得門票一張,但要在附近磨三個半鐘才到我入場。

Frida的藝術成就由痛苦織成,自幼有小兒麻痺,十八歲再逢車禍,脊椎頸椎斷裂兼腳骨粉碎,由朝到晚承受十級痛楚,誰知愛得轟烈的老公Diego Rivera竟然滾了她的妹妹。她把自己繪到畫紙上,有時鮮血淋漓有時粉身碎骨,叫人很難不動容。

這位作家勇武無比,她聲援反抗獨裁者特朗哥的西班牙人,坐輪椅上街抗議美國操縱中美政局。她加入墨西哥共產黨,仰慕一眾蘇聯共產黨領袖,畫了一張自己跟史大林的油畫,又收留了流亡墨西哥的蘇共棄卒托洛斯基,托洛斯基故居只是幾街之隔。

托洛斯基本來是蘇共老二,因反對史大林獨裁而被清算,流亡了七年以為終在墨西哥落地生根,誰知兩年後在家裡被蘇聯特工暗殺。他的墳墓插着蘇聯旗幟,像Frida這種才女竟會仰慕史大林這魔頭,托洛斯基臨死仍冥頑不靈迷信蘇共殘暴政權也不足為奇。

香港也有些左派,反對美國霸權反到為狂人普京護航,我暗暗叮囑自己,不能成為左到盡頭就變膠的文人。
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

此小工具發生錯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