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2月28日

帶阿媽學佛





我在新加坡讀書時,表姐的家未建地鐵,牛車水也無巨型佛寺。2007年,釋法照法師依唐代風格建立佛牙寺,供奉着據說是佛陀火化剩下的犬齒。我媽自去年在福智上長青班,雖沒學懂甚麼佛教道理,但如今遇上佛像會禮拜,看見香燭就乖乖去點。

我媽本是食肉獸,如今間中陪我茹素。新加坡某家酒店有素食自助餐,我媽興奮無比不斷添食,說未吃過這麼多選擇的自助餐,結果我和表姐飽到上心口,我媽還想多吃一點炒麵,末了表姐拉她走十五分鐘路去地鐵站 以助消化。

話說我有位小學同學一早移民新加坡,到我在這兒讀碩士時經常去他家玩,結果反而跟他細佬雅俊更投契,那些年我們會在暴雨下沿海旁踩單車。雅俊如今成家立室,這晚丟下老婆仔仔跟我去飲酒,我們由相機、愛情傾到宗教。

雅俊也有個問題多多的家庭,他說起阿媽也在家裡看佛經,卻難以無師自通學修心,我們交流起母子關係的經營之道。新加坡的酒吧十一點已落閘,原來這兒的尾班車十一點便開,我們擁抱告別,說等他兒子長大後一起去潛水。
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

此小工具發生錯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