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4月17日

又去閉關





我們帶了食物盒到荷蘭,天天預備午餐才出門,這天做了印尼加多加沙律,還帶了荷蘭芝士做三文治。導遊先生提起蘇格蘭名菜Haggis有素版本,荷蘭仔提議我找食譜煮來試,晚上他發現Haggis是羊雜,素版本也唔慌好食。我們難得上年在英國湖邊光顧餐廳,對那碗三鎊的白飯猶有餘悸。

明明天氣報告說落雨,但我們踏出門口便放晴,回到家裡才下雨。我們兩天沒打過傘,直到開車離開愛丁堡時,一出停車場便下雨了,都說有旅行命好過中六合彩。我們都愛上蘇格蘭,說起明年不如在高地紮營,我說但蘇格蘭連夏天都落雨,荷蘭仔說:「帶着你便天晴。」

我們連續兩年來蘇格蘭,只為去Samye Ling一連四天的復活節打坐閉關。話說中共五十年代入侵西藏,第一批西藏僧人流亡到歐洲,就在蘇格蘭創立歐洲第一座藏傳佛教寺廟。去年我和荷蘭仔來閉關,我總是自我介紹:「I am Ling, Ling for Samye Ling。」荷蘭仔說今次要自稱Sam,跟我一起合成Samye Ling」。

我們要開兩個鐘車到寺廟,樹林密茂,山景壯麗,有對山羊母子低頭吃草 ,睜大雙眼研究我們。這次閉關的課程是「四無量心」,我說快樂的因就是多做善行,荷蘭仔笑笑口答:「我前世應該做過好事,今世可以生於荷蘭,同埋識到你。」  

2 則留言:

  1. I think I have done a lot of good deeds too, so that I can call Canada my home and I have you in my life! <3

    回覆刪除

此小工具發生錯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