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8月3日

巴爾幹台灣





當科索沃於二零零八年宣布獨立後即獲台灣恭賀,這兩個國家同病相憐,同被恃惡行兇的強權(塞爾維亞和中國)威嚇,在 國際外交上難苦奮進 。年初一輛塞爾維亞火車駛進科索沃,車身用廿一種語言寫上「科索沃是塞爾維亞的」,跟中共的「全宇宙自古以來是中國領土」思維一樣令人作嘔。

科索沃曾入鄂圖曼帝國版圖,市中心的市場很有阿拉伯色彩,但市中心的 修道院又是東正教的,修女在樹蔭下聊天打水。旅館老闆為客人製作了Maps.me地圖 ,標示附近的景點和餐廳,還有一個據說要歷時三個鐘的行山路線,我跟前一晚請飲紅酒的美國女人出發。

美國女人在 杜拜教英文,趁老公和女兒 回美國時獨自遊巴爾幹半島。我們最初沿着石屎路上山,漸漸不見人煙,美國女人坦白 說自己行山很屎,叫我等不耐煩可以先行一步,我跟她說我也是 水皮得很,在危地馬拉行山全程包尾。

我們以為只須三個鐘,各自帶了一支水上山,誰知山上的路根本沒有指示,我們明明手執地圖卻看不見前路,三番四次發現前無去路又得回頭,最終我們跟着一個本地伯伯 下山去,再由他開車載回旅館。如果荷蘭仔跟我同行,他一定帶備足夠糧水帶我走完全程。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

此小工具發生錯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