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1月30日

全城盡是雕塑陣





我在Byblos遺城跟兩個意大利仔搭訕,獲邀跟他們去附近的Rachana小鎮。其中一個意大利仔住過巴黎,用流利法文跟的士司機講好 以三十蚊美金來回,另一個意大利仔跟我說在Calabria的甜品店工作,該店的Baba好過拿坡里的正版。的士司機似乎從未去過 Rachana,反而要我們幾位遊客帶路。

話說去年香港蘇富比首次舉行中東藝術展,邀請了黎巴嫩雕刻大師Alfred Basbous參展,Basbous三兄弟正是來自Rachana小鎮,小鎮入口已樹立一座雕塑,沿路還有不同雕塑向人招手,最型是大哥Michel Basbous建得像Gaudí的流線型蘑菇屋,前面襯托了許多以擁抱接吻為題材的雕塑。

這時大宅二樓出現一個老婦,我展起四萬笑容跟她揮手,她果然真的開門向我招手,原來那是Michel Basbous的遺孀!她染一頭紅髮又穿一雙紅襪,站在蘑菇屋前實在卡通得很。意大利仔負責翻譯Basbous太太的法文,她邀我們參觀面向無敵海景的泳池,說走下斜路便到兩位Basbous細佬的房子。

我們跟着她的指示往下走,看見某座大宅的巨型雕塑,我又駛出絕招笑容跟屋內老婦揮手,原來那是Basbous二兄的遺孀,為我們開門展示作品展廳。如此經歷真是可遇不可求,我緊緊擁抱兩位意大利仔告別,多謝他們把我帶到這個小鎮來,晚上在Facebook才發現會法文那位原來還是專業攝影師。
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