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7月10日

老貓燒鬚女強人





Manna做全職媽媽前是眉精眼企的女強人,我們坐了兩個韓國男人的順風車,自稱記者的那位展示自己的記者證,Manna憑他的打扮跟我說他只是生意佬,負責幫官方接待那位大學教授,我們的韓國菜晚飯必由他埋單,料事如神的她通通估中,她的觀察力比我這個記者強勁十倍。

翌日我和Manna要去六個鐘車程外的Karakol,剛巧大學教授包了車子去中途一個景點,邀我們夾一半車錢坐他的車,順道參觀一個建於十一世紀的宣禮塔。宣禮塔早期地震已毀,蘇聯到十五世紀才重建,並不精緻的古跡因屹立雪山下,才增添幾番古樸韻味,卻不及後面十世紀的岩畫有趣。

我們在中午時到達大學教授的目的地,我一廂情願以為大家會共晉午餐才告別,Manna又估中教授會丟下我們,他讓司機把我們載到車站便揚長而去。我好奇怎麼一切都在Manna計算之內,她說自己以前常去韓國傾生意,對韓國人的社交文化瞭如指掌,真是精明能幹得很。

我們要坐兩個鐘車才到Karakol,因為跟的士司機談不攏價錢,便跳上剛巧路過的巴士,跟司機和乘客有講有笑。等我們到達旅館才發現給巴士司機騙了,我們付的港幣五十蚊車費理應只是廿蚊,Manna忿忿不平說:「唔係介意幾十蚊,係估唔到佢哋呃我。」女強人慘遭老貓燒鬚。
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