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9月25日

山人生活





九月的塞浦路斯酷熱無比,久居挪威的Adam曬一會便神情呆滯。我們住在中部山區Troödos兩晚,就算大白天仍有點清涼。我們一早開車去盛產玫瑰花水的小鎮,據說女人要在晨曦初現便採花,四百朵玫瑰只換來兩升的枚瑰水,故玫瑰花水護膚產品都珍貴無比,我幫Manna買了玫瑰花精油。

某個小鎮這周舉行蜜糖節,一眾蜂農在教堂後面擺攤檔,所有蜜糖任試唔嬲,也有用蜜糖做的芝麻糖,我們買了一包用作沿途小食。阿淳買了一支薰衣草水,婆婆送她一包熏衣草乾包。話說我晨早起來做好意粉沙律,大家坐在教堂外的陰涼處野餐,這樣的山區體驗太美好。

我們開車去行全國最高的山、海拔二千米的Mt Olympus,見識一棵五百年的黑松樹。這條山路既無花也沒草,除了茂密大樹之外都是光禿禿的石路,最戇居的是這條山路聲稱圍繞高山,我們行極卻不見山頂蹤影,後來才曉得因為山路位處千七米,我們跟山頂近在咫尺反而看不見。

Adam和阿淳因在港大地質系讀書而結緣,跟兩個地質學家行山與別不同,他們看見零星反光的大石,跟我解釋那是發光的礦物叫輝石,看見任何奇奇怪怪的石頭,又會佇足討論一下。我們回程討論起英國皇家學會剛發現的伽俐略密函,跟乜都識的人去旅行,時間總是好易過。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