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9月26日

分裂的首都






塞浦路斯的首都Nicosia在地圖上看像朵雪花,因為圍繞它的城牆是一個十一角形。塞浦路斯到六十年代才獨立成國,但島上的希臘人和土耳其人勢成水火,後來聯合國維和部隊畫下一條「綠線」:十一角形的雪花裡,北面五個角為土耳其區,南面五個角為希臘區,餘下一角則由聯合國接管。

這條綠線之南正是眾所周知的塞浦路斯,如今古城既有麥當勞也有家鄉雞。當年威尼斯人在這兒築了宏偉的城門,但最終抵擋不了兇狠的鄂圖曼帝國。鄂圖曼帝國佔領之後即大開殺戒,再展開了三百多年的殘暴統治。曾血流成河的城門如今是表演場地,在這兒看歌劇應該很有feel。

我們在山上享受了三天清涼,一到城市只覺酷熱難受,五點便收隊回家煮飯仔。 我和阿淳等到晚上光顧土耳其浴室,看着兩個按摩師從水桶撈出濕漉漉的紗巾,在兩個俄羅斯胖女人背上撥出萬千肥皂泡,在熱煙蒸薰的浴室裡按摩。我和阿淳沒有一早預訂服務,唯有互相替對方背脊磨砂。

我們翌日跑到Chrysaliniotissa區,二十世紀建成的大宅漂亮不已,只是多年來因戰火淪為廢墟,如今有藝術家將大宅便成工作室,家家戶戶門外還掛了宜家家私的產品目錄。雖然星期日的商店餐廳關門大吉,慶幸兩位遊伴跟我志趣相當,只在這個荒廢地區亂鑽已經十分享受。
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