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9月29日

喱士小鎮





歐洲遊客去塞浦路斯多為陽光與海灘,我們在內陸玩了幾天都人煙稀少,但一到海邊不遠處的小鎮Lefkara便是另一番光景。我們的車子在村口給一個男人攔截,聲稱前路太窄要在他的店前泊車,其實是要我們光顧他的銀器店。我們仨絕非好騙的豬仔,黑口黑面跨過店門便不留情面走了。

我對紀念品店一向無甚興趣,反而阿淳間中在家裡裁縫織布,但在這個第一次看見大陸遊客的小鎮上,她也沒有意欲八卦布匹價錢。Lonely Planet說這兒有間全塞浦路斯最可愛的咖啡店,是一整棟粉白牆、天藍門的精緻建築,誰知居然串到只有周末和假日才開門,我們又摸門釘了。

我們一如以往去鑽小巷,石春路上長滿藤蔓植物,巷子深處是小小的粉藍木門。有時看見老婦坐在門外勾喱士布,某家銀器店貼上兩代同堂的照片。我們在咖啡店點杯凍飲消暑,門外卻在轟隆轟隆的整路聲。大家說起此程最喜歡的景點,不約而同挑了由婆婆引路去空無一人的壁畫教堂

我們每天行程十分滿豐,但Adam做了一個星期司機很累,大家舟車勞頓也很費勁,其實大半精力都給烈日耗盡,大熱天時去旅行就有這個難題。我們笑言旅行比返工更攰,但說來底以後仍然只會這般旅行,因為只得吃喝玩樂的消費旅行太過無聊,這回看的景點真是令我滿足到不得了。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